vein

目前主产瓶邪
但邪攻邪受都站
all邪也接受

社恐
间歇性诈尸
静心

【瓶邪】恋爱

《暧昧》系列短篇 08 END(因为是叫“暧昧”所以一旦“暧昧”结束就完结了233) 

全八篇2w字+ 开始写的时候根本不知道今年817跟七夕重了

现在刚好卡在大年初一写完  就当是新年/七夕贺文吧233

 

盗笔邪设定 恋爱脑 日常向小甜饼

日常求评

 

01 吹头

02 微信号

03 不当你儿子

04 喝酒

05 做贼心虚

06 散步

07 火上浇油

 

 

第二天我发现道歉这事儿是彻底给办砸了。

闷油瓶从早上起床开始那脸就跟黑面神似的,我搭腔都不敢跟他搭。

胖子睡到接近十点才起,懒得肉都发软。我趁着给他带早餐和他说了这事,他就抠着脑门儿给我想主意:“话说小哥不是想要个手机嘛,今天你就带着给人买一只呗。”

我哭丧着脸道:“我可不觉得我给他买手机他就会给我好脸色看。”

“那你说你道了歉人家又没接受,只能先从物质上先下手,再慢慢精神突破了嘛。”

胖子安慰性质地拍了拍我的肩膀,“小哥本来就不容易生气,这一旦生气了肯定就不好哄,你还是慢慢来吧。”

 

下午一点过,我跟胖子领着小哥打车去了附近的数码广场。

这广场是个中央小商圈,虽然不是周末但人也不少,我付了钱,点了个五星好评,黑色桑塔纳转眼就一头扎进了车流里。闷油瓶下车之后没挪脚,那胖子却直接揣着手往前晃悠,我回头就看见他冲着一个穿裙子露着大白腿的姑娘远远地吹了声口哨。

我边走边骂了一句:“诶我说你别太过分啊,公然耍流氓,小心人拿高跟鞋砸你。”

胖子捏着他那三千块钱的墨镜腿往回走了几步,凑到我跟前来:“这苏杭姑娘就是不一样,看那身段儿,那脸蛋儿,那皮肤,跟在水里养着似的,又白又嫩。”

我斜了他一眼:“不一样又能怎么样?再不一样也不是你的。”

“嘿你可别小瞧我啊天真。我告诉你最近几年思想解放了,看脸的姑娘少了,现在都重视什么你知道吗?——好看的皮囊不如有趣的灵魂,你胖爷我的灵魂那是顶顶的有趣。”

“你可得了吧,皮囊就算不好看,也不能丑啊。”

“什么丑,怎么说话呢,我这是有个人特色,个人特色懂不懂?”

闷油瓶走在我们后头,兜帽一拉,一下就盖住了半张脸,只露出个弧度平平的薄唇来。

 

我们仨一进手机专卖层就被视线包围了,各个国内国外品牌的手机厂商柜员都开始此起彼伏地吆喝:“诶您想看什么牌子的?”“看看三星最新款?”“最新的iPhone系列,大幅度降价了啊。”

离我们最近的三星姑娘特别殷勤地出来发传单,立刻就要领着我们去她的柜台里。“你们想看哪款?决定好了吗?谁买啊?没决定也没关系,随便试试也成。”

我看是一挺面善的小姑娘,服务态度也挺好的,就跟闷油瓶招招手:“小哥,我们去这儿看看?”

那姑娘很机灵,立刻就说:“哎哟,是这位小哥买呀?您看看您喜欢什么样的,我给您拿。”

闷油瓶没吱声儿,脚步也没动,感觉没什么兴趣的样子。

我赶紧上去解围:“他好像不太喜欢这牌子,不好意思啊,我们还是看点别的吧。”

“哦哦,没事儿,下次如果有什么需要再来吧。”

“好的好的一定。”

我有点无奈地退回闷油瓶旁边去:“小哥,你不是说你想要手机吗?喜欢什么自己看看呗。”

闷油瓶没搭理我,不过终于好歹是往前走了。

他这一路上就跟自动搭了个玻璃罩似的,不管人多热情的吆喝他都充耳不闻,逆反心理特别严重,专挑那种对待业务不太积极的柜台。

到了展示柜跟前也不说话,就瘫着一张遮了大半的脸盯着手机型号,用指头点两下玻璃。

就掐着两下,不多不少,要是没人理就掉头就走。

闷油瓶现在额发有点长,藏在兜帽里一眼看过去就跟没了眼睛似的,吓得一个正准备午休小憩的柜台小哥摔了一个大马趴。

那结结实实的“啪叽”一声,我听着都疼。

胖子赶紧进去把人给扶起来:“不好意思啊,你没事儿吧?”

这柜台小哥龇牙咧嘴地摆摆手:“没事儿没事儿。”

然而始作俑者闷油瓶显然完全没挂心,只是难得耐心地又多敲了两下玻璃,再扫了一眼柜台小哥。

那小哥勉强挂起笑容:“我这就给您拿。”

 

估计他也没想到这一摔就摔出了一单业务来。他拿出那款手机只介绍了不到三分钟闷油瓶就定下来了。

我赶紧屁颠颠地冲上去刷卡付钱。

付款的时候以防闷油瓶对电子产品不了解看走眼,我先拿着新机子试了试,意外发觉外观跟功能质量都还不错,价钱也才两千出头。

付完了款我把手机递给闷油瓶,又屁颠颠地跟在他后头帮他把手机盒子提着。

胖子看着我俩,笑得十分猥琐,凑近我耳朵边吐槽:“我说你怎么跟太监伺候皇上似的。”

我没好气地搡了他一把。

 

往回走的时候胖子接了个电话,说客户约饭,看来他这次来杭州是真有生意要做。

我立马给他约了个滴滴,关车门的时候特意嘱咐了一句:“你今天悠着点儿啊。”

胖子道:“瞎操什么心,胖爷我哪儿能再栽一次跟头?”

我表情微妙:“话可别说得太满。”

他看我一眼,一把拉上车门:“得了,人司机还等着呢,走了!”

“你记着钥匙啊,我跟小哥可不会半夜三更爬起来给你开门。”

“絮叨!”

 

忽然没了胖子调和气氛,我跟闷油瓶之间就显得特别尴尬。我想问几句他到底为啥生气,好几次话都到了嘴边愣是说不出口,憋得我抓心挠肺地难受。

我给自己定了个小目标。这事儿必须在今天之内问清楚。

不过闷油瓶回铺子之后就一头扎进了我的房间里,好半天面都不露一个。逼得我特别猥琐地趴在门缝那儿偷听,以防这人带着东西跑路。

第三次趴门缝的时候我觉得这样不是办法,得找个理由进去才行。

 

五分钟之后,我端着一盘削好的苹果敲了敲房门。也没等他回答,自觉主动地拉开把手进去了。

闷油瓶正坐在我书桌那儿研究新买的手机。电子屏幕的白光映得他的脸冷冰冰的。

我把水果盘搁在他手边:“小哥,吃苹果。”

他没搭理,继续低着头拨弄了几下手机,然后递给我,说了俩字:“号码。”

我愣了一下接过来,看到已经调出了电话簿,就规规矩矩地把手机号打上去了。

他拿回手机,垂着眼睛说:“可以了。”

这句话的语气就是在下逐客令,我还暂时没有腆着脸不挪脚的勇气,只能带着非常尴尬的微笑滚出去了,顺便还仔细带上了门。

出来之后我抬头盯着自己房间的门板,骂了句“真怂。”

 

我随手打开电视,窝在沙发里点了一根黄鹤楼。屏幕里在演一部偶像剧,男女主角爱得要死要活的,又是淋雨又是车祸,怎么折腾怎么来。

你说谈个恋爱,为什么就非得搞这么麻烦?

 

剧情刚刚演到男主角出了事被人送去医院,我的手机忽然就响了。电话号码我没有存,但是怎么看怎么熟悉。

我皱着眉头盯着屏幕,三秒之后一拍脑门儿——这他娘的不就是刚刚闷油瓶自己挑的手机号么。

我有点诧异的点了接通键:“小哥,你不是在我房间里么?”

“……”那头一时没声儿。

“哦,难道你是想试试通话质量好不好?”我想了想,试探着说,“你开口说句话我听听?”

“吴邪。”闷油瓶的声音通过电波传达过来,稍微有些失真。但语调又低又轻,像在贴着我耳边说话,羽毛似的挠得我耳根发痒。弄得我不由自主伸手去挠了挠,凝着神回复道:“声音挺清晰的,你再说几句。”

他停顿了一会儿:“……我昨天一直都很清醒。”

 

我手指一抖。

手机那边他的声音更冷了些,我都能想象得出来他面无表情的样子:

“我可以当做这件事情没有发生过。就像你所希望的那样。”

我盯着手里那只烟,看着烟气一直往上缓缓氤氲散开。

“如果你同意,我就会挂断这个电话。”

“……”

烟烧了一会儿,烫到了我的手指。

……娘的。我暗骂了一声,把那烟捻熄了。

我骂骂咧咧地站起身,心想这是在什么偶像剧沙雕情节里。

 

闷油瓶拿着手机,坐在书桌面前安静地看着我。

“你完全可以不必过来亲自说‘同意’。”

我心道:谁他妈要说同意了。

我深吸了一口气,把浑身上涌的鸡血状态暂时维持到了顶峰,然后几步迈过去揪起了闷油瓶帽衫的领口。

毫不夸张地说我几乎是整个人都在抖,哆哆嗦嗦地跟犯病了似的。

闷油瓶瞳孔微微收缩,眉心都皱起来,我还是头一次看见他对我露出这么惊讶的表情,莫名让我一阵暗爽。

趁着他失神,我赶紧抓紧时机放任着那股来势汹汹的劲儿,俯身吻了下去。

 

第一个吻一触即逝,在我离开的间隙他启唇轻轻叫了声“吴邪”。我被他叫得心间发烫,又凑上去亲了一口。他似乎有些茫然地眨了下眼睛,我再亲一口,大着胆子伸出舌头去舔他软而略凉的嘴唇。

闷油瓶不吭声了,由着我非礼他。

我心脏滚烫,感觉到他漆黑的头发蹭过我的额头眉间,然后伸出手指,开始缓慢地摩挲我的侧颈。

我的大脑一片空白,被他搅得昏昏沉沉。哑着嗓子叫了一声:

“……小哥?”

 

闷油瓶说:“我在。”

 

 

 

 

END

 

 

 

 

》》》》

 

胖子:几个小时没见你俩就搞上了???

 

 

评论(46)

热度(682)

© vein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