vein

目前主产瓶邪
但邪攻邪受都站
all邪也接受

社恐
间歇性诈尸
静心

【瓶邪】火上浇油

《暧昧》系列短篇 07

盗笔邪设定 恋爱脑 日常向小甜饼

日常求评

 

01 吹头

02 微信号

03 不当你儿子

04 喝酒

05 做贼心虚

06 散步

 

 

 

闷油瓶步伐很快,有好几次我都差点没跟上。要不是看他确实是向着铺子的方向走的,我都以为这人是准备故意甩掉我又开始玩儿消失。

我冥思苦想,真没琢磨出来到底是哪儿招惹到他了。更没弄明白“后悔了”是指的什么。

我越想越纠结,心说闷油瓶好不容易这么回来一趟,怎么着也不能闹得不愉快不是?

我就这么一路上跟屁虫似的缀在他后头,追得我汗都要出来了。恨不得伸手拽他一把,盯着他后脑勺看了又看又怂得伸不出手。

哎哟喂。我默默叹了口气。男人生气了到底应该怎么哄?在线等,急。

 

等我俩回去的时候胖子已经舒舒服服地坐在楼上客厅里,打开电视看起了什么娱乐新闻。上面说某某跟某某看对眼儿了,某某又跟某某分手了,再加上出轨撕逼,打架闹事。主持人声音跌宕起伏,跟唱大戏似的。

胖子这么一大男人在那看得津津有味的,就差手里拿包瓜子来磕。

闷油瓶默不作声就回自己房间去了,我竖起耳朵,听到了一声关门的轻响。

我皱着眉头在胖子旁边坐下来,不一会儿一个肉乎乎的东西蹬了我大腿一把,我被蹬得一晃,斜眼一看是胖子的一只大白肉脚。这货一只脚蹬,另一只脚被他抱在手里抠来抠去。

“卧槽。”刚刚注意力都在那闷油瓶子身上,我居然完全没发现这家伙这么销魂的姿势。

我屁股往旁边挪了十公分,险险避开他的势力范围,抬着手指了指走廊尽头紧闭的客房:“你看见没有,小哥就是被你熏走的。”

“放屁!”胖子道,“你什么时候见过小哥跟我俩一起相亲相爱地坐下来看电视的?”他把左脚收回去,继续抠,“人小哥有自己的娱乐方式,你就别操心了。”

“什么娱乐方式?”我说,“看天花板发呆?”

“所以小哥是仙女我等是凡人。”胖子扫我一眼,神叨叨地说,“你咋就知道他看天花板是单纯发呆?万一人家是在参悟宇宙真理呢?”

我翻了个白眼:“你干脆说小哥是在修仙得了。”

“诶,万一呢。说不定过几天小哥就飞升成仙了。”

“有你这么咒人家的吗?”

胖子一时嘴溜,回过神来想想似乎不太对:“我可不是那意思啊。咱们小哥至少也得活个几百年吧。”

跟他这一拉扯,我觉得焦虑一时轻了不少。压着嗓子道:“小哥刚刚莫名其妙地就生气了,我琢磨半天了都还没弄明白。”

“小哥生气了?”胖子一挑眉,显然有点诧异,“小哥度量这么大的一人也能生气?天真,你本事见长啊。”

他顺手附赠了我一个大拇指:“牛掰,你做什么大逆不道的事儿了?”

听见“大逆不道”几个字,我几乎是立马就心虚地回忆起偷亲那件破事儿来,赶紧摇了摇头。

“没……没有啊。”

“没有你结巴什么?此地无银三百两的。”胖子狐疑地上下扫了我好几眼。

他等了一会儿,见我没有开口的意思,就开始语重心长地规劝我:“天真,瓶仔可是我俩最好的兄弟,不管干啥,总之你得把人哄好了,知道不?”

我冲着他摆了摆手:“废话,这还用你说。”

 

虽然没琢磨出结果来,总之先道歉再说。至少态度得诚恳。

我壮着胆子从沙发上坐起来,一路非常顺畅地走到了客房门口,临门一脚,又有点怂了。

我抵着嘴唇清了清嗓子:“咳咳……那个……小,小哥……”

没声儿。

我敲了敲门,又叫了一声:“小哥?”

还是没声儿。

 

我一时冷汗都要出来了。不至于吧,生气都生到完全不理人了?

我小心翼翼地试着掰了掰门把手,好在门没锁。

“小哥?……”

门吱呀打开一条缝,我往床上瞄了瞄,没人,往墙边瞄了瞄,也没人。我慢慢壮着胆子把门完全打开。洗手间的方向传过来“哗哗”的水声。

我顿时松了口气。原来闷油瓶是在洗澡。

好吧,等他弄完了我重新再战。

不过我刚想退出去,洗手间的门就打开了。

闷油瓶裹着浴巾,浑身冒着水汽从浴室里走出来。整个上半身都裸着,肌肉线条流畅而不夸张,腰是腰腿是腿的,腹肌人鱼线都恰到好处。

他这会心一击差点把我打回原形,我咽了口唾沫,有点艰难地开口道:“那……那什么,小哥,我今天要是做错了什么事儿,你也别往心里去。”

他擦头发的手臂一顿,安静地看过来:“——做错了?”

他这么问,我也不知道是什么意思。

我正琢磨着该什么回,闷油瓶已经浑身湿漉漉地向我走过来。我往后一退,背就抵住了墙。好在他隔我一步远停住了,看起来并没有要拧我脖子的意思。

“不管什么都是我的错。你大人有大量,就不要跟我计较这些小事了。”

他深深盯着我,盯得我头皮发麻,在这种压力之下,我还得试图尽量控制住自己的眼珠子不要滑到什么不该去的地方去。

趁着他没开口,我干脆一鼓作气:“那什么,小哥,今晚我恐怕得跟胖子挤挤你这间,你就睡我那间单人床的,行吧?”

他没点头也没摇头,眸光越来越深,仿佛面前站了个白毛粽子。

我吓得汗毛倒竖,语速越来越快:“我都替你收拾好了,一会儿你人过去就行了啊。就这样,胖子叫我出去陪他看电视。晚安。”

我一口气说完,跟被烧着了尾巴的兔子似的跑了。

 

评论(23)

热度(402)

© vein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