vein

目前主产瓶邪
但邪攻邪受都站
all邪也接受

社恐
间歇性诈尸
静心

【瓶邪】喝酒

《暧昧》系列短篇 04

盗笔邪设定 恋爱脑 日常向小甜饼

求……求评 

 

01 吹头

02 微信号

03 不当你儿子

 

饭还是在楼外楼吃的,我跟胖子都喜欢这儿的味道,特别是西湖醋鱼,根本吃不腻,当然或许另一个原因是吃得也不多。毕竟人还是别活得太奢侈不是。

至于小哥,他对什么都是一个态度,看不出喜好来,除了今天早上那句“好甜”,我没见过他对任何吃的发表意见。不过这或多或少证实了他不爱吃甜食。

我在跟胖子侃大山的间隙里留了个神盯他的手,发现有个规律,桌子上一堆菜,他一般顺着逆时针方向一道一道地夹,一样不落下,甚至每一筷子夹的量都差不多。

我是真服了。

胖子两杯剑南春下肚,问小哥这次去哪儿了。

“帮别人下了个墓。”闷油瓶说,这回答不稀奇,他活这么久,几乎都是耗在了墓里。但是具体情况他从来不谈。

我无意识用手指擦了擦杯沿:“险么?”

“还好。”他说。

我又开始琢磨这两个字的意思。既然没说“不险”,那就是有点危险,但这人的“有点危险”跟普通人的“有点危险”在档次上就不同,何况对于他来说,没丢了命大概都不算危险。

“完成之后那边的人要留我,我没留。”他夹了一块醋鱼放在碗里,抬眼看我跟胖子。

这也就是说,事了之后他就立刻启程来杭州了。

我心里一热,跟胖子交换了一个眼神,胖子感慨道:“小哥,你是真把我们当兄弟。”

“来来来,我俩喝一杯……”

我挡了他一下,“别让小哥喝酒。”

胖子不耐烦道:“我说天真,摆正你的心态啊,小哥又不是小鸡仔让你这么护着,人也没说不能喝酒啊,男人怎么能不懂喝酒呢?”

或许我心态是有点奇怪,但毕竟墓里做什么都被小哥护着,现在出了墓,当你发现那个一直挡在你面前的人跟日常生活脱节了,很多事情无法适应的时候,大概多多少少都会管得多一点。

“诶,忘叫人拿杯子了。天真,你那杯喝完了吧,就用你那凑合凑合。”胖子拿着酒瓶子就要往我杯子里续。

我抬手挡他:“你可别,我这都用过了……”

胖子瞪我一眼:“小哥都没嫌弃,你矫情什么?”又转过脸跟闷油瓶说:“小哥,你不嫌弃天真的杯子吧?”

闷油瓶“嗯”得我手一抖,胖子拨开我的手,就把我那杯子递到闷油瓶手里。

胖子哥俩好地跟闷油瓶碰了碰杯:“感情深一口闷啊。”说完之后就捏着杯子仰头一嘬,给闷油瓶展示了一下干干净净的杯底。

闷油瓶看了看手里那个小杯子,也仰头一倒。我清清楚楚地看见他嘴唇碰到了我之前碰过的地方,心脏不由得狠狠一跳。闷油瓶一杯下去面不改色的,也学着胖子的样子给胖子看他的杯底,胖子乐得竖起了大拇指。

我无奈道:“小哥,这你就不用学了。”

“……嗯。”

胖子乐出了声,怼怼我的胳膊,对我做了个口型,我辨认了一下,是“大儿子”。

我道:“去你的!”

 

闷油瓶喝了那杯酒,又开始雨露均沾地夹他的菜。胖子不怀好意地又给他满了一杯。

“我说你适可而止啊。”

“你看小哥,根本就不像是不会喝酒的样子,他那体质,说不定酒量还很大。”胖子低声道,“难道你不想试试?”

测试男人的酒量似乎已经成了饭桌上的必备项目,我看胖子也是燃起了斗志,也就不扫他的兴了。

“行了,你注意点,别喝多了。”

胖子“嘿嘿”一笑:“有分寸有分寸。”

也不知道闷油瓶知不知道胖子在找他单挑,反正只要他递杯子闷油瓶就接过去喝了。四五杯下去,这人的冷白皮都一点没红,显出一种不动声色的大将风范来。反观胖子,酒量不错,但是容易上脸,这差距一下就拉开了。

胖子被招惹到了,把两边袖子往上一捋,那架势跟要干架似的,惹得一个服务生姑娘朝这边看了好几眼。我正好准备去洗手间,路过的时候就赔笑着说了句:“没事儿,闹着玩儿呢。”

这姑娘狐疑地盯了我几眼:“行吧,毕竟是公众场合,注意点啊。”

“好的好的,我一定提醒他。”

 

等我把三急解决了,这边的战局又进了一步。我看了眼剑南春那酒瓶子,乖乖,已经没了一大半。

闷油瓶也不夹菜了,就等着胖子给他倒酒。

“我说,你俩还喝啊?”

胖子哗啦哗啦倒:“喝!为啥不喝。”

闷油瓶就淡淡看我一眼。瞧那意思似乎也是不想退。

……嘿。

 

不过说实话,不止胖子好奇,我也好奇闷油瓶的酒量到底能到个什么地步。

我干脆完全不管了,由着他俩折腾,看今天谁能把谁给弄倒。

 

一个小时过去,午饭饭点儿过了,楼外楼里一眼看去已经没剩几个人,我们几个占着人家休息时间也不太好。我就道:“胖子,我们回了啊。”

他俩没谁倒了,不过胖子满脸通红,眼神已经有点飘,估计是喝大了。

胖子卷着舌头道:“还……还没……”

“对对对,你没醉,你清醒着呢,咱们下次再战。”我起身准备去把账给结了,看闷油瓶还跟个没事儿人一样,“小哥你看着点他。”

闷油瓶稳稳回了我两字:“放心。”

 

我两一左一右扶着胖子,把人弄回了我那古董铺里。这闷油瓶还真是真人不露相,我都记不清上一回把胖子干倒的是在何年何月了。

我们俩折腾着把胖子架上楼,尽管闷油瓶已经为我分担了大部分重量,我还是累得直喘,不知道这大肚子最近又添了多少油水儿。

胖子一头栽进闷油瓶床里,打着震天响的呼噜,睡了。

我看他这一占,闷油瓶也别想睡了。就道:“小哥,去我那儿?”

闷油瓶点头。

我领着他进了我的房间,好在一眼扫过去还算规整,就打开衣柜又拿了床被子出来。“小哥你如果想休息的话……”

我话还没说完,就从背后迅速靠近一个人的温度,我下意识转过身,闷油瓶的重量直直地向着我撞过来,我丢开被子手忙脚乱地接住他,被压得在衣柜上重重一撞。

我心跳都快停了。

闷油瓶轻轻地叫了声:“吴邪。”

他的声音又软又低,叫得我浑身发酥。漆黑的脑袋就搁在我颈窝里,头发蹭得我有点痒。

我不由自主,僵着手拍了拍他的背,除此之外一动不敢动:“怎么了小哥?”

“……难受。”

再问,已经没声儿了。

 

怀里的人身上有点发烫,麒麟透过衬衫,从肩膀一点一点蔓延出来。

他这不会是……醉了吧?

 

感情这货那么云淡风轻的样子,都是装的?我一时又惊讶又好笑,又有点被冲昏了头脑。享受地抱着人就那么站了一会儿。

没多久,他又开始蹭我:“吴邪……”

我受不了他拿脑袋蹭我,更受不了他用这声儿在我耳朵边上叫我名字,直接叫得我浑身发软,举手投降。

我认命地半拖半抱着把人带上了床,从洗手间打了一盆水来给他擦脸。得了,这伪装真是全方位多角度,刚刚皮肤一点没表现,现在都烧得一层滚烫。

我想了又想,才手有点哆哆嗦嗦地解开了他衬衫的扣子,絮叨着说:“小哥,这可不是我占你便宜啊,你自己说难受我才给你降降温的啊……”

说完自己觉得有了点底气,一咬牙一闭眼直接上毛巾擦。擦完之后把被子扯过来往他身上一盖,齐活儿!

我正准备走人,床上那瓶子又叫了“吴邪”。

他可真会踩点儿。

我被叫得心头一颤,咬牙切齿地俯下身看他的睡脸,妈#的怎么看怎么是我的那盘菜。

我心脏隆隆作响,一时恶向胆边生,花了一秒钟的时间在他眼皮子那儿“啵唧”一口。

 

下一秒我浑身漏气,夺门而出。

评论(27)

热度(576)

© vein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