vein

目前主产瓶邪
但邪攻邪受都站
all邪也接受

社恐
间歇性诈尸
静心

【巧克力】/酒茨

短篇完结

依旧小甜饼

高中生paro

 

 

 

【巧克力】

 

酒吞坐在天台上抽烟,烟气随风飘散,侧脸看上去非常忧郁,仿佛在思考着生命的终极难题。

作为大江山中学的不良少年扛把子,权二代,广大少女的梦中情人,他简直觉得自己的人生道路太过于顺畅,顺畅到了无意思。

人都说自家孩子不要输在起跑线上,他却是一生下来就到了终点线的人。

抽完一根烟,楼里隐隐有铃声响了起来,旁边凑过来一个毛茸茸的脑袋。

“吾友,我们该去上课了。”

酒吞恨铁不成钢:“跟着爷混,还在乎这点小事干什么?”

这厮叫茨木,原本是学生会的,看起来又傻又迟钝,成绩居然还数一数二。两个月之前学生会里有人给他使绊子,酒吞就随便出了个手就把对方弄在厕所地板上动弹不得,毕竟这组织都是书呆子的天下,体格差得要死。结果从那以后这人就黏上酒吞了。学生会里的职务也辞了,就跟个尾巴似的成天缀在酒吞屁股后头,还成天“吾友吾友”地叫。

学生会里争成绩争荣誉,勾心斗角得就像个低配的私企,也不知道这货是怎么活到现在的。

但是他体格不错,反而是个打架的好材料,往那一杵就能让人怵一下。酒吞就教了他几手,硬生生把一个大好少年变成了自家小弟。

或许“小弟”都还不太准确,应该是“迷弟”。酒吞第一次见到这种简直能把自己跟牛皮似的吹上天的迷弟,抽根烟是挑战不人道的教条,打个架是天下无敌,翻个白眼都能帅得惨绝人寰。酒吞觉得本来自己媲美城墙的脸皮都得给这人吹薄了。

 

果然,酒吞一说完茨木就立马领会了真谛,崇拜道:“挚友说得对,我们不该把时间浪费在上课上,而是要利用有限的时间领悟出人生的奥秘。”

“……”硬生生就把逃课给升华了一个高度。

 

+

 

俩人就在校门口被晴明给逮住了。被拖到办公室进行了好一番的思想教育。

对于酒吞,他说几句也就算了,反正全年级哪个老师都拿他没辙,除了地理老师红叶有时候劝他几句他还听听。但是茨木不一样啊,茨木可是次次都能排上年级前十的好学生,这俩人怎么就瞎扯到了一起?而且茨木家里情况也没有酒吞家里条件好,要是就这么被拖累了,以后没有好出息,父母也忧心。

晴明之前就发现这俩小孩老是黏在一起,他都算是挺开明的,酒吞实在不爱学习他也不能硬逼他,反正家里条件好以后还是有好出路,当然成绩能上去是更好。所以他还寄过希望在茨木身上,说要是这俩人关系好茨木说不准还能带带酒吞,把人成绩也给提上来点儿。

后来事情发展得就越发不对了。

哪是茨木带酒吞啊,分明是茨木一直被酒吞牵着鼻子在走。这样下去,俩孩子都得被耽误了。

晴明说了一半就让酒吞先走了,酒吞头一甩特别狂拽酷炫地离开了办公室,晴明正叹气,发现茨木简直眼睛里都开始闪星星。

“……”

晴明收拾好心情,想要拉回这个病入膏肓的小孩儿。

“你为什么老是跟着他?”晴明问。

“吾友特别酷,”茨木一直望着酒吞摔门而去,这才恋恋不舍地收回了目光。“吾友连头发丝都特别酷。”他认真地说。

酒吞染了一头红发,头发在脑后扎了一个马尾,极其反重力地向上竖着。也不知道每天要用掉多少摩丝。

“我也想做个那样的。”茨木向往道。

晴明脱口而出:“你可千万别想不开……咳咳,”说到一半觉得不妥,用咳嗽掩饰了过去,“你知道学校里面男生留长头发都是违反校规的吧,更别说烫和染了。”

“我知道啊。”茨木乖巧点头,“但是吾友说规定就是要用来打破的。”

“错了,规定是用来约束人的,”晴明尽量晓之以理,“就像是法律一样,你想想看这个社会上要是没有法律的约束,大家还怎么安定地生活呢?”

茨木想了一会儿,纠结了一阵。

也就十几秒就想通了,咧着小虎牙一笑:“那我就跟着挚友把坏人都打趴下呗。”

 

+

 

茨木从办公室出来的时候还在想为什么班主任对他露出了一种无奈又怜悯的表情,仿佛他被邪教洗脑。但他并没有觉得自己哪里说得不对。

茨木出了门左看右看,走廊空无一人,酒吞果然没有在门口等他,他不免有些失望。结果路过隔壁办公室的时候,从门缝里透出了酒吞的声音。

这个酒吞简直不像是茨木认识的酒吞,哪还有刚刚那副屌炸天的样子,反而时不时就颇为不自在地用指背擦擦自己的鼻头,甚至耳朵尖都透出一股可疑的红来。

而他面前的人坐在办公桌前面,背对茨木,翘着一双大长腿,边看电脑边数落酒吞。

茨木立马就知道酒吞对面的人是谁了。

地理老师红叶。

 

说起来这个红叶也是个大江山中学的传奇人物,长得妖娆美艳,每天穿着恨天高涂着鲜红的指甲油就来上课了,相比起来其他打扮朴素的女老师被她衬托得就像路边的一根根野草。照理说在学校这种打扮影响不好,但是她学历高能力好,学生也有动力听她上课,教学质量上去了,校方也就睁一只眼闭一只眼,她爱怎么打扮就怎么打扮。

这也是全校所有老师中唯一能让酒吞听进去话的人。

有些人可能并不知道为什么,但是茨木知道。

酒吞喜欢她。

 

可惜红叶在非常高调地追求晴明。

 

+

 

茨木不走了,就扒着那条门缝儿看酒吞,等他。

十分钟之后酒吞出来了,脸色像是刚刚吃了一盆麻辣香锅。看见茨木就在门口也不觉得意外,非常自然地一挥手让茨木跟上。

“我们现在回去,还可以把最后那节鸟文课上了。”

茨木不解道:“挚友,我们不上天台思考人生了?”

酒吞深沉道:“思考人生不用拘泥于地点和场所。你要是因此受影响,只能说明你道行不够。”

茨木佩服得五体投地:“果然还是挚友境界高。”

 

+

 

英语课老师是个老头,发音带着股椒盐味儿。茨木边记笔记边开小差去看坐在最后一排的酒吞。酒吞上课不到十分钟就趴桌上睡着了。反重力的马尾翘得老高。

茨木心道:挚友连睡觉的时候都是如此狂放不羁。

 

英语老头看茨木频频回头,调侃到:“茨木同学你望什么呢?你看上后边儿哪个姑娘了?”

坐在酒吞方向的女同学们几乎都心里一动。其实茨木长得挺好看的,班里喜欢他的女生也不少,酒吞虽然长得好看但是作风太狂放,乖乖女都不敢接近,还是喜欢茨木这种阳光少年,女生之间还偷偷分享过偷拍的茨木照片,少年冲着镜头之外的一个人笑得特别好看,眼睛里都是星光。

 

被老师当众点了名茨木也毫不怯场,立刻回答:“我看我挚友呢。”

英语老头知道他在说谁:“你看他干什么?”

“看他好看啊。”茨木话音刚落,酒吞就跟回应似的打了个呼噜。

全班本来鸦雀无声,顿了一下之后开始哄堂大笑。

 

酒吞正做梦呢,结果被这动静给惊动了。也没睁开眼睛,就换了个姿势继续睡。

 

+

 

高中生也是要过情人节的。背着家长早恋是一代一代流传下来的传统,大江山中学自然也不例外。

眼见着春天来了,祖国的花朵们也都各自春心萌动,想要开花。

现在学校各个角落都是站岗查哨的,巡视范围从教学楼内部到操场最北边的小树林,严禁不纯洁的异性交往发生在纯洁的校园里。

只不过巧克力该送的还是得送。

情人节当天,酒吞一来教室就摸到课桌抽屉里好几盒巧克力,他见怪不怪。班里几个大胆的漂亮女生转过来看他,见他并没有什么反应又失望地回过了头,回头的时候互相之间递了几轮眼刀。

酒吞喜欢大胆性感的,要想入他的眼除了罩杯得大,还得敢于和对手抢。去年酒吞从她们之间挑了一个人交往了两个月,今年谁都没给机会。

她们不知道酒吞是喜欢大胆的,但也不喜欢过于主动的,女人太主动男人就被动了,这多没意思。越得不到越想要嘛。

今年他觉得红叶就很有意思,又漂亮性感又大胆,而且他轻易还追不到,简直酷毙了。

所以昨晚他想来想去最后挑了盒巧克力准备送给红叶。

要知道他从来都没有主动追求过女生,这盒巧克力最后该怎么交给她还是个问题。太平淡,红叶不以为意,太高调,红叶估计会揍他。

酒吞觉得有点棘手。

 

+

 

他想了一会儿一时想不出办法,暂时放弃了。然后非常自然地走到茨木桌子前面,伸手就往里掏。酒吞一看,心里就不平衡了,这厮收到的巧克力居然比他还多一盒。

他顿时恶向胆边生,把茨木的巧克力拿了个干净。

让你收!

酒吞拿着巧克力心满意足地塞进了自己的抽屉,班里的女生眼睁睁看着他把自己巧克力给拿走,心里淌血,但是敢怒不敢言。

离上课还有半个小时,茨木那厮怎么还不来?

酒吞正想着,班门口忽然响起了几声口哨声,好事群众立马就奔出教室围了过去。

酒吞对这些平凡人的热闹不感兴趣,正准备继续考虑红叶的事情,忽然听到班上有个男生说了一句:“卧槽,茨木被表白了!”

酒吞瞬间就愣了。

艹?那厮被表白了?

他全身跟过了电一样,立刻就站起来往教室门口冲了过去。

 

+

 

茨木是在教室门口被堵住的。被一个别的班的女生。

那女生微微垂下头,乌黑的头发跟缎子似的垂在耳边。

他昨天很晚才睡觉,本来脑子就糊涂,此刻更是懵逼。他其实没怎么跟女生接触过,对于这个性别群体一直保持着一种神秘的敬畏感。因为她们竟然可以生孩子。能生孩子简直太酷了。

但是他从没考虑过自己应该怎么跟这个群体接触。

他吓得书包都砸到了自己脚上,焦虑得连痛觉都没了。

卧槽,这该怎么办?!

吃瓜群众越来越多,简直要以他和那个女生为中心围成一个球,有些最外围的甚至还跳起来看这边是什么情况。

他盯着那个女生,那个女生也举着巧克力抬眼看他。

茨木面露惊恐,仿佛那个女生手里拿的不是巧克力而是手榴弹。

 

就在这个千钧一发的尴尬时刻,酒吞如救世主一般的出现了。

酒吞抱着手臂站在靠在门框上,面带讥讽,冷笑道:“茨木,你还真是长能耐了啊。”

 

+

 

茨木脱口而出:“挚友,我有巧克力要给你!”

 

酒吞的冷笑僵在嘴角。

吃瓜群众的瓜都掉了。

 

+

 

在仿佛定格的画面里,只有一个人是在移动的。茨木极快地蹲下来打开书包开始翻找,不一会儿就拿出了一盒巧克力来。

茨木把那盒粉红色的、桃心形状的盒子塞进了酒吞的手里。

 

女生愣了一会儿,哭着跑开了。

 

+

 

酒吞心里也是翻江倒海。

他就知道,他就知道!茨木这厮成天那么夸他,跟着他,还总是偷看他,他就知道茨木一定有问题!

他真的是养狼为患,十七年的名声就这么被毁了!

艹尼玛的茨木!

 

酒吞咬牙切齿地盯着茨木慌不择路地逃进了教室,茨木一走,定格魔法就被解除了,好事群众们脸庞上洋溢起难以言表的喜悦,为自己竟有幸现场目睹一场男男告白而仿佛中了五百块彩票。

 

+

 

班上的女生们见酒吞进门的时候死死攥着那盒巧克力,不由得为自己跟情敌都流下了悲伤的泪水。

 

+

 

一下课酒吞就把茨木拖进了厕所。正准备盘问茨木究竟是怎么回事,从厕所隔间里出来一个人。

茨木看见那人打了个招呼:“会长好。”

对方非常矜持地点了一下头示意。这人叫大天狗,是大江山的学生会会长,家世颜值都跟酒吞不相上下,又跟酒吞一个是精英一个是混混,基本上见着面就互相怼。

酒吞本来把这人按在墙上,看他竟然还分心跟大天狗打招呼,顿时气不打一处来,强行掰正茨木的下巴让他面朝自己。

“你什么时候认识他的?”

茨木揉了揉自己下巴:“我之前是学生会的啊……”

“你现在TM又不是。”

茨木不知道他为什么生气:“认识的人打个招呼怎么了?”

“你还敢怼我了?”

茨木觉得自己很无辜,他的语气明明很正常啊。

 

这个时候大天狗已经洗完手了,本来准备走,又突然想起了什么,从裤子口袋里掏出来一盒小巧的东西,叫茨木伸手去接,茨木下意识就把手伸了过去。

大天狗给了他一小盒巧克力。

茨木说:“谢谢会长。”

大天狗微微一笑就走了。

 

+

 

酒吞只觉得自己肺都要气炸了。

这厮刚刚才给了自己一盒巧克力,转眼就和别的男人眉来眼去的,竟然还这么自然地在他面前接了大天狗的巧克力!

“茨木,”酒吞气得都笑了,“你是不想再跟我混了吧?”

哪想茨木眼神非常惊恐:“挚友不要我了吗?”

“我TM要你这么一个货色来干嘛?刚刚跟老子表完白,转眼就接了别人的巧克力。”气得酒吞想掐死他。

茨木的眼神从惊恐变成了茫然:“表……表白……?”

“好了,现在你连表白这事儿也不承认了是吧?”酒吞冷笑,“不承认没关系,反正学校里还有那么多人见过,不用等到明天,随便抓一个人来问都知道你跟老子表白了。”

茨木的脸瞬间变得通红,红到了耳尖。他现在根本不敢再抬头看酒吞了,磕磕巴巴地问:“是……是巧克力吗?”

“不然你以为情人节送人巧克力代表什么意思?”

“我……我以为……我听说……还有一种叫人情巧克力……”茨木越说头越低。

很奇怪,刚刚酒吞心底熊熊烧起来的火焰立刻就被浇没了似的。

“所以你不是要跟我表白?”酒吞声音都低下来了。

茨木忽然觉得有点慌。

“我……”却说不出个所以然来。

酒吞看他脸色,心里了然,也没再说什么,转身就走。

 

+

 

茨木觉得酒吞是生气了。因为那之后他说什么酒吞都不理他。

他战战兢兢,心里难受得要死。

结果一整天酒吞都没有再跟他说过一句话。放学之后酒吞把女生们送的巧克力都给收走了,只有他的那盒可怜巴巴地被扔在了酒吞课桌底下,就差被酒吞踩两脚。

茨木捡起自己那盒巧克力跑去追酒吞。

跟人在走廊拐角撞上。

酒吞也没背书包,看样子还没打算走,只是手里拿着一盒东西。

茨木定睛一看,是一盒包装精致的巧克力。

茨木心里顿时慌了,他像是被人揍了一拳,整个人都天旋地转了起来。

茨木鼓起勇气打招呼:“挚……挚友。”

酒吞当根本没见过这人,绕过他就要走。结果没走成,袖子被拉住了。酒吞皱了眉头不耐烦道:“松手。”

茨木抖了一下,硬着头皮问:“挚友,你的巧克力……是要送人吗?”

“不送人我买它干嘛?”酒吞一脸“你TM傻逼吗”的表情。

“是……是要送给红叶老师吗?”

酒吞似笑非笑:“你说呢?”

茨木哭丧着脸:“我帮你送吧。”

酒吞眉头一挑:“好啊。”

茨木根本没想过酒吞为什么就这么答应了,拿起那块巧克力就跟要炸碉堡似的往办公室冲。去了红叶办公室没见着人,又去了隔壁。

正好看见红叶鬼鬼祟祟地放了一盒巧克力在晴明桌子上。

 

茨木又哭丧着脸回去了。酒吞在教室等他,特别狂拽酷炫地把脚翘到了桌子上。

茨木拿着那盒巧克力,边谨慎措辞边观察着酒吞的脸色:“挚友,我觉得……我觉得你追不到红叶老师的。”

“哦?”酒吞发出了一个不明寓意的语气词。

茨木快吓尿了,一咬牙一狠心:“红叶老师眼里除了晴明老师根本就容不下其他人。”

他说完之后,空气就忽然寂静了下来。

 

酒吞忽然道:“那你喜欢谁?”

茨木被这个忽如其来的问题给问懵了。

“那你喜欢谁?”酒吞又重复了一遍。

茨木不知道怎么回答。

“喜欢某个女生吗?”

茨木摇头。

“喜欢大天狗吗?”

茨木摇头。

“喜欢……我吗?”

茨木忙不迭点头。

 

酒吞看着他,眼神复杂。

“那把巧克力还给我。”

茨木乖乖递出酒吞本来要送给红叶的巧克力。

“不是那个。是你给我的巧克力。我看见你捡起来了。”

茨木茫然:“你不是……扔掉了吗?”

“谁说我扔了。给我。”

茨木又只好摸出自己那盒巧克力来。

酒吞拿过来就拆开吃了一个,边吃边说:“我的那盒给你了。”

“可是,这不是……”

“哪来这么多废话。拆了吃掉。”茨木听话,低头拆包装。

酒吞吃到第二个的时候,发现这巧克力长得奇形怪状的。“你这巧克力哪买的?”

“我……我自己做的。”

“你自己做的?”酒吞稍微一想就明了了,怪不得这厮今天早上来得这么晚。

就是因为来得这么晚,才会在教室门口被那女生堵住。

酒吞放下巧克力,冲茨木勾勾手。

“你过来。”

茨木正完成指令吃巧克力,不明所以地凑了过来。

酒吞低声道:“你亲我一下。”

“……!”

茨木还以为自己听错了。

“你不是喜欢我么,连亲我都不敢?”

茨木脸涨得通红,心脏像是忽然飙起了车。

酒吞说完这句话就一直看着他,也没有其他动作。俩人离得很近,但是从前更近的时候茨木也没有这么害羞过。他眼睛都不知道该往哪儿看了。

今天酒吞好像一直在逼他,让他一会儿像是要飞到云端去一会儿又像是掉进了谷底。

茨木闭上眼睛,闷头就往前冲。

 

+

 

酒吞被这傻子一撞撞得鼻头生疼,揉着鼻子骂了一声艹。

茨木知道自己又闯祸了,连忙退出三步开外。

“你躲那么远干什么,我又不会吃了你。”

酒吞觉得自己真是自找苦吃,站起来走了几步,把人逼到墙边。终于以壁咚的姿势顺利地吻了上去。

 

“你尝尝你自己做的这个巧克力,难吃死了。”

 

+

 

一个星期之后,茨木在酒吞手机里翻到了一张自己的照片。

他不知道这张照片是几个星期之前酒吞叫班里女生传给他的。

但是他记起来在照片里面,自己看着的方向是酒吞。

 

 

 

 

评论(29)

热度(424)

© vein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