vein

目前主产瓶邪
但邪攻邪受都站
all邪也接受

社恐
间歇性诈尸
静心

狗茨狗/强强无差/夜雨初歇

临时回归一下意识流文风……

超短篇

 

【夜雨初歇】

 

空气似乎要迸裂开来,在一场无声而炽烈的爆炸之后将所有化为可触的齑粉。

茨木童子欺身向前,鬼手尖利的指甲堪堪擦过那人将离的脚踝。腥味被溶解在水汽里,铺天盖地地浇灌下来。

这是一场适逢的骤雨。

 

败给人类,未免太难看。

这是第二次见面的时候,大天狗开口对茨木童子说的话。他俯视着树下运行妖力疗伤的男人,面具之下嗓音冰冷。

后者刚从一个败局中逃脱。名刀髭切斩断了他的左手臂,血液裹挟着妖力从断面如雨滴落下去。瘴气把地面腐蚀出外扩的血坑。

爱宕山骤雨未歇,铠甲之内的布料紧粘在皮肤上。水汽在蒸腾,腥味逐渐扩散。

茨木童子抬眼。

原来他们见过。

一个时辰之前,他化形为女子,在彼时还未斩下他手臂的人类身边抚唇微笑。擦肩而过一个苍白俊美的年轻男人。

杀意在眼里凝结成刀刃的形状。

对方露出一个怜悯的微笑,转身离去,双翅与狩衣滴水未沾。

 

第三次见面,他嗤笑他与人类过分亲近,他嗤笑他居然为人类所败。

又是仿佛漫无边际的雨。微雨沾身,大天狗雪白狩衣上却连一丝泥泞也未曾沾染。

茨木童子不经意嘲讽一句除了那双翅他便与人类一丝分别也无。

这是他能想象得出的羞辱。

 

第四次见面,平安京妖气肆虐,魑魅魍魉横行。他与酒吞助于晴明,对方却甘为别人驱使。

为着那个不知所谓的可笑的大义。

那是他所耻笑的东西,正如对方耻笑他对于鬼王的忠诚。

但那不是属于他的战局。

 

第五次见面,他想打碎他脸上那个傲慢的面具,让他跌下那本就不应存在的神坛,落进地狱血池里。

 

第六次见面,他终于与他一战。

 

战意在沸腾,燃烧着岌岌可危的思维。

他忽然意识到对方的高傲不值一提。

只要他能把他拉下来,坠落在自己脚下。

 

羽刃凝聚的风暴席卷起草叶,将所有都化为刀刃刺入地面。利刃撞击着他的盔甲发出零星的低吟。

他借力冲向高处他停留的地方,拽住他淋湿的狩衣。

他们从高处坠落,两人的重量让茨木童子目眩。他睁开眼睛,对方若有似无地轻笑起来,高傲又悲悯。

他的狩衣脏得不堪,浅金发丝黏着在侧脸。

茨木童子伸出手去,在他潮湿的发梢上,触到一抹摇摇欲坠的亲近。

 

夜雨初歇。

评论(2)

热度(74)

© vein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