vein

目前主产瓶邪
但邪攻邪受都站
all邪也接受

社恐
间歇性诈尸
静心

主酒茨/有狗茨 13

脑洞文(只负责挖坑_(:з」∠)_)

黑道设定

酒吞:黑道老大

茨木:黑道小弟

狗子:富家少爷

 

 

 此更短小。

写到现在我觉得其实剧情上也没什么可写的了,几天前忽然兴起写这篇文,完全只是因为灵光一现。作为一个惯常只挖坑不想填的人来说几天之内的三万三千多字对我个人而言完全是一个突破了。

我写不来剧情,因为脑子里没有剧情,所以尽管是黑帮设定但并没有什么费脑子的勾心斗角,要我写我恐怕把脑袋抠破了也写不出来。之前也没有大纲,走到哪步算哪步,每天都仰仗着忽现的灵感。

写到现在,其实也就是把这三个人做了什么事儿都粗粗略略地交代了一遍,也没有什么文笔可言。

就是一个简简单单的故事,如果能让你们看得开心我就很满足啦么么哒

 

 

【假装有标题】13

 

“等等,你刚刚说的那是啥意思?你再说一遍?”

“‘夯’字怎么写来着?”

“你确定你说的是中文?”

“……”

高楼在心里面都快把白眼翻上天了。

今天上午他老板把他叫进办公室里面交代事情,吩咐他从今天开始多带带茨木。

他总觉得老板在跟他说话的时候办公室里面有一股微弱的,可疑的声音,但除了他俩之外又分明没有其他人。他正觉得很狐疑,老板以一个意味深长的眼神结束了对话。

“恐怕要多多辛苦你了。”他说。

 

不是一般的辛苦。

他在给青年介绍公司业务的时候被多次打断。照理说有问题也是好事,说明对方在思考,然而他的问题基本上都不是些问题。

高楼终于忍不住开口问:“前段时间吞总给你的书你看了吗?”

茨木明显敷衍道:“看了看了,得看了一大半了吧。”

高楼心想,老子信了你的邪。

 

茨木也觉得生无可恋,他虽然是个老板身边的特助,但对公司简直一无所知。现在倒是有人给他讲,但他如同在听天书。什么“市场”什么“销售”什么“占有率”的,时不时还冒出点专业名词的英文缩写来。

真是受了没文化的苦。

 

“算了算了。”高楼放弃道,“我就先不跟你谈理论了,之后具体操作的时候再慢慢来吧。”

茨木心道,得救了。

高楼看他的表情,语重心长:“不管黑道白道,生意都是相通的,你要是真想帮老板,就好好学吧。”

哪想茨木非但没有被点化,反而执迷不悟道:“其实,我就是想做个打手。”

呸,忒没追求!

高楼暗下决心,一定要把这人边缘化的思想给引入正轨。

 

 

 

大江山的对头风林建立历史比前者少了八年,根基薄弱,但幕后的支持者资金雄厚,在极短的时间之内就一手塑造出风林自上而下的整个组织结构,使之迅速地发展壮大了起来。

风林在顶峰时期甚至比大江山气焰更嚣张,压制了大江山好一些生意线。但这个帮派就像烟火一样,在短暂的时间之内兴盛,又在短暂的时间内消亡。

随着风林衰败的颓势,酒吞开始收拢货物走/私跟军/火的买卖线。自酒吞成为帮主以来大江山就没有接触过毒/品,这两条线是帮内主要的经济来源。

但两年之后,酒吞将会全面洗白大江山的账目,并成立同名企业,成为一个正正经经的生意人。

 

牺牲这些可以换来安全感。

 

 

红叶在追一个大学老师,名字叫做晴明。长得斯文,为人也斯文。但就是看不上红叶。

明明是自己看不上,但总是借口说“高攀”。

红叶当着晴明的面温柔又矜持,眼神里掐得出水。后来跟茨木他们聚餐的时候一脚踩在桌子上,愤愤道:“去他妈的高攀,老子是地痞出身。”

“小姐,”茨木嘴角一抽,“我们这是在吃饭。”

红叶火冒三丈:“去他妈的小姐,你才是小姐!”

客观上这做不到啊。

酒吞给了茨木一个眼神。茨木把嘴一闭,不再触她霉头。

 

四人饭局。这一次氛围轻松多了。

大天狗只来了二十分钟,但在饭桌上跟酒吞碰了一杯,两人分别一口干了。这气氛,可跟之前完全不一样。

俩人甚至还在饭桌上谈了一些生意上面的事情,似乎真打算合作来着。

茨木总觉得这俩似乎达成了什么不可告人的协议似的。

 

 

当然,如果他现在去翻酒吞的手机,就能看到大天狗发的一条短信:

 

“如果不是你,我不会认输。”

评论(14)

热度(162)

  1. zxcvbvein 转载了此文字
© vein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