vein

目前主产瓶邪
但邪攻邪受都站
all邪也接受

社恐
间歇性诈尸
静心

主酒茨/有狗茨 12

脑洞文(只负责挖坑_(:з」∠)_)

黑道设定

酒吞:黑道老大

茨木:黑道小弟

狗子:富家少爷

 

 继续虐狗

【假装有标题】12

 

三个小时之后,大天狗给茨木发了一条短信:“今天晚上我找你喝酒。在你的公寓。”

 

+

 

 

九点 茨木公寓

“为什么想起来跟我喝酒?”茨木侧过身让西装革履的人进门,“你那些事儿都忙完了?”

进门的男人就跟进了自己家一样,轻车熟路地从鞋柜里拿了一双拖鞋自己换上,随手松了松脖子上的领带。

“事情是做不完的。”大天狗冷淡道,“没做完就不能找你喝酒?”

“您是大爷,您说什么都对。”

茨木随手挠了挠头发:“先跟你声明,你要是想喝什么好酒的话就请出门左转,我这儿是没有的。”

茨木边说从冰箱里面拿了几瓶啤酒出来。

大天狗嗤了一声:“吞总就没给你置备些?他不至于连这点儿钱都舍不得给你花吧?”

“你提他干什么?”茨木略有些摸不着头脑。

而且总觉得这厮语气里有种莫名的敌意似的。

他没多想,开了一瓶罐装啤酒递给大天狗,然后给自己也开了一瓶。两人碰了一下杯。

 

“祝贺你奇迹生还?”大天狗不怀好意地笑了一下。

简直哪壶不开提哪壶。

“别提了,”茨木灌下一口,“这事儿酒吞根本就知道,我简直就是过去送人头的。忒蠢。”

“你倒是还有点自知之明。”

“……这世上不是人人都跟你和酒吞一样脑子里面塞着那么多事情的。”茨木又喝一口,“我有时候觉得其实想太多并不是一件好事。”

“那是因为你根本想不了太多。”

茨木顿时心生恶意:“喂,我揍你了啊。”

大天狗挑了挑眉。

 

他俩坐在公寓露台上,入夜之后S市万家灯火都在视野之内,而车辆是行进的游鱼。这是市区的中心地带,寸土寸金,凝聚着欲望与梦想。

茨木穿着他的浴袍,大天狗脱了他的西装。

他活到二十五岁,头一次这么平心静气地欣赏这个城市的夜景。他一直从高处俯视着它,因为它不是它渴望的东西。

他一直没有什么渴望的东西。他所做的一切都是源于别人的期望和属于他本身的责任。他一直独自背负着这种压力,即使最开始它仿佛重逾千斤。

现在已经成为了习惯。

而那种压力也带来了权力。生活是一盘棋,他只需要操纵棋子。直到棋局也变成枷锁。

它让他猜忌、揣度、无法轻信、故步自封。

他靠近不了咫尺之距的人心。

 

大天狗想,他可能真的是喜欢茨木的。

他几乎让他看见了生活的另一面。

——那个世界是很自由的。

 

初秋的夜风有点冷意,但酒力自胃里蒸腾起暖意来。

大天狗忽然开口说:“我那天把你送回来。我说了我想要一个回报。”

“……我怎么记不得。”

“你不想听听我想要什么么?”

“不想。”

“……我想吻你。”

“我都说了我不……擦,你刚刚说了啥?!”

“我想吻你。”大天狗认真地看着他。

“你他妈是醉了吧?”

“对,我醉了。”大天狗说,“醉了你就让我吻你?”

“你突然是有病?”

“对,我有病。”

“……”

“……求你了。”

他刚刚是听错了吗?这个鼻孔看人的少爷也会求人?

 

大天狗没听见他的答复,觉得他是默认了,揪住对方的浴袍领子就把脸凑过去。

“诶,等等,我警告你别伸舌头进来啊。”

……妈的,大不了就当被狗啃了。

茨木以烈士就义的心情闭上了眼睛。

 

对方并没有伸舌头,只是轻轻地,贴了一下他的嘴唇。像是擦过一片柔软的羽毛。

 

 

世人求爱,刀间舐蜜。

初尝滋味,已近割舌。

 

评论(32)

热度(212)

© vein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