vein

目前主产瓶邪
但邪攻邪受都站
all邪也接受

社恐
间歇性诈尸
静心

主酒茨/有狗茨 9

脑洞文(只负责挖坑_(:з」∠)_)

黑道设定

酒吞:黑道老大

茨木:黑道小弟

狗子:富家少爷

 

这章狗血小高/潮

又特么爆肝了

【假装有标题】9

 

茨木醒过来的时候,头疼欲裂。他勉强挣扎地从床上爬起来。

茨木对昨天晚上的事情有些微的印象,记得是有人把他给弄回来的。

他到厨房接了一口直饮水,不经意瞥了一眼冰箱。上面多出来一张便利贴。

茨木凑过去看,只见上面写着:“本少爷把你弄回来的,顺便给你换了衣服。请考虑一下之后怎么感谢我。”落款是大天狗三个字,写得龙飞凤舞。

“……”

你就不能学学雷锋做好事不留名吗?

 

茨木用冷水浇了把脸,冻得他一激灵,整个人清醒了不少。

他走回卧室,准备换衣服去会所,忽然看见床边卡着一张硬纸片。他把那张纸片弄出来,白底黑字金丝边,上写“邀请函”三个字。

他想了又想,没印象这是自己的东西。

茨木把手机摸出来给大天狗打了个电话:“你东西落我这儿了。”

“什么东西?”

“一张邀请函。”

“哦,”那边不咸不淡地应了一声,“拍卖酒会的吧?”

茨木看了一眼,确实有“拍卖”“聚会”的字眼。

“对,就是那个。”

那边顿了顿:“你就别给我送来了,那酒会是一星期后的吧,下个星期五晚上八点我来接你。”

茨木心想我也没打算亲自去给你送一张纸片。

“……什么?”

“我带你去见见世面。”大天狗轻描淡写地说。

 

星期五 晚八点

还是熟悉的宾利,还是熟悉的狗,但是今天大天狗看起来更骚了。梳个大背头,一副斯文败类的样子。

“上车。”背头狗一看见茨木就说,顺便低头看了看腕表。“酒会九点钟开始,我们只有一个小时的时间把你改造得见得了人。”

“时间紧任务重。”他的表情异常严肃。

“……”茨木差点踢翻这辆豪车。

 

晚九点 馥丽宫

衣香鬓影,美酒佳人。茨木很少来这种场合,尽管他不是不能来。

他跟大天狗一进大门就被一片人行了注目礼,即使他知道那些人主要是在看大天狗,还是从脚底升起一股极其不自在的寒意。

果然不到一分钟大天狗身边就围了人过来,那些人跟大天狗交谈的时候时不时会顺口问一句茨木,大天狗就说是自己朋友。

也不知道是不是错觉,茨木总觉得有些人看自己的眼神别有深意。他鸡皮疙瘩都快起来了。

这些还都是大天狗的熟人,跟大天狗不熟的人也有对少爷行注目礼的,大多是女性,但是上层的女性一般都很矜持,看几眼就收回视线,隔个一分钟又看几眼。

茨木想,你看就看呗,反正又不收钱。

其实也有看茨木的,虽然数量不太多,但已经让他受宠若惊了。也不枉费二狗子说把他打扮得像个人样。

 

跟大天狗攀谈的人一波接着一波,跟涌潮似的。茨木早八百年就想从他旁边撤开了,但是没成功,因为那厮暗地里拉着他。

的裤腰带。

 

茨木生无可恋。他从路过的侍应生托盘里拿了一杯颜色奇异的酒。边喝边往会场四周打量。

就在这个时候,在离他并不遥远的地方出现了一抹身影。

茨木一口酒就把自己给呛住了。

大天狗虽然在跟别人说话,但也完全兼顾得了茨木。他发觉身边的人忽然瞬间僵硬了身体还异常狼狈地呛了一口酒,在交谈的间隙仿佛漫不经心地往茨木视线的方向看了一眼。

那是一个红头发的男人,合身的昂贵西装里面衬衫开了四颗纽扣,胸肌在衬衫打开的阴影里若隐若现,带着一股野性的男人味。明明穿得很骚包,却又显得异常沉稳。

分明就是他之前在茨木公寓电梯口碰到过的男人。

 

有趣。

大天狗暗暗的想。那就是他的男人么?

但是那男人的臂弯里,分明是挽着另一个女人的芊芊玉手。

 

+

 

妈的。酒吞。茨木心里暗道。这未免也太巧了。而且挽着他的那个女人,竟然是红叶。

地鼠说对了,果然男人在感情和身体上是可以分开的。

茨木莫名就想起了这句话来。

虽然他几乎一个月没见到酒吞,隔以前他早就屁颠屁颠地冲上去了,但是现在居然有点怕看到他。

他默默地把自己往人群中隐了隐。

总觉得要是现在让酒吞看见他,双方都会异常尴尬。

 

从气质上来说,酒吞极富男人味,红叶极富女人味,简直天造地设。

更何况红叶长得精致,今天一身黑色晚礼服配着妖艳的妆容简直艳光四射艳压群芳。

茨木本来是有点嫌弃红叶的,因为他觉得红叶耽误了酒吞的事业,但此刻却莫名有点骄傲,心想我挚友选的女人果然不一般。

红叶本来是个小帮派的领袖,后来被大江山吞并了,酒吞近水楼台先得月。

而至于酒吞为什么会喜欢红叶,不光是因为红叶长得漂亮。茨木听人说,还因为红叶胆敢当众扇了酒吞一耳光。

茨木百思不得其解,这是什么套路?

对方神秘一笑,曰:“霸道总裁爱上她。”

 

十分钟之后,场地中央的台上走上一个拿着话筒的男人。

“感谢大家赏脸参加今天的酒会,接下来就为大家介绍下次船上拍卖的拍品,如有意向可在之后领取下次拍卖的邀请函。”

场地中央降下来一张白幕,会场灯光熄灭,白幕上开始放出投影。

 

这个时候大天狗身边的人已经走得差不多了,茨木问他:“这什么意思?”

“这次主要是介绍拍品,正式拍卖会在五天之后,主办方会租一艘轮船作为拍卖场地。”

茨木撇撇嘴:“有钱人就是喜欢搞这些幺蛾子。”

 

拍品总共十件,囊括珠宝首饰到家具瓷器。然而茨木对这些东西并不感兴趣。

在黑暗里,茨木几乎是不可控制地偷偷看往酒吞那个方向。

红叶依然挽着他的手,俩人听着主持人的拍品介绍,时不时耳语几句。那个动作非常亲密,酒吞几乎把嘴唇贴在了红叶的耳朵上,像是在耳鬓厮磨。

 

全部拍品介绍完毕之后,会场灯光重新点亮。茨木听见酒吞身边有人问他:“吞总对这次拍卖可有兴趣?”

男人侧头看着红叶,微微勾唇,笑容里都是宠溺。

“看红叶有没有看得上的东西。”

红叶漫不经心道:“那个镯子还行吧。”

“好。”

旁边那人笑道:“吞总这是要为美人一掷千金咯?”

男人的手滑到红叶腰际,神情不置可否。

 

而身边的大天狗凑近他耳边,低低呢喃:“你要是喜欢什么,我也可以为你拍下来。”

茨木仿佛并没有听到。

 

+

 

拍品介绍结束之后又是社交场的时间。

双方并不认识,自有人牵线搭桥。

“这位是吞总,这位是大公子。”有人引见道,“二位是初次见面吧?”

他最终还是得不可避免地面对酒吞。茨木觉得自己没有哪一次会比现在更厌恶社交场上的礼仪了。

男人迈着长腿走过来的时候茨木全身僵硬,手掌渗满了汗。

大天狗伸出手去跟酒吞握手。

“幸会幸会。”

酒吞勾唇:“久仰大名,以后有机会跟大公子合作。”

大天狗微笑:“我一定联系吞总。”

双方你来我往,暗潮汹涌。

酒吞话锋一转:“您身边这位是?”

“我朋友,茨木。”大天狗礼数周全,虚虚搂了搂茨木的腰。

酒吞伸手过来:“幸会。”

茨木战战兢兢地伸出手,觉得自己把汗都蹭在酒吞手上了。酒吞似乎握得有些久,直到红叶仿佛不经意地咳嗽了一声。

“我是红叶。”红叶主动而及时地把自己的手优雅地递了过来,大天狗低下头吻了一下她的手背。

“吞总的女伴真是艳丽无双。”

红叶受用地笑了一下。

“大公子谬赞了。”她很快挽上酒吞的手臂,“我们还有些事,就不跟您多聊了。”

大天狗扬手道:“你们请。”

 

+

 

茨木借口尿急,心烦意乱地甩开了大天狗。

刚刚那波会面即使是他也觉得暗潮汹涌,他觉得脑子都快当机了。

大天狗和酒吞都是久经社交场的人,早就练就了一副八风不动的本事,但是茨木不行。他憋得慌。

馥丽宫外头有一片花园,花园旁边是一条长长的走廊。他从兜里掏出烟来点了。

他跟个地痞流氓似的蹲下来,把脑子放空。

一根烟抽到一半,头顶忽然罩上一片阴影。

他抬头,竟然是酒吞。

茨木干巴巴地笑了几声,摁灭烟头站起来:“好,好久不见。”

他刚刚站起来就被一股巨大的蛮力抵到了墙上,茨木被撞得头晕目眩。

面前的男人眼神里带着山雨欲来的深沉,深沉得让茨木心惊胆战。

“茨木,你真他妈的长本事了。”

他有多久没见到酒吞这么生气了?自从酒吞坐上帮主的位置茨木就再也没有见过这个男人如此明显地显露出他的情绪。他就像是一片深海,而现在海洋逐渐在他眼中沸腾。

男人带着极强的压迫感逼近茨木,他甚至以为他要揍他。

可是酒吞竟然就像一头野兽那样一口咬上了他的脖颈。

他的血管在男人的牙齿和嘴唇之下颤颤巍巍地脉动。男人身上淡淡的烟草味像是海潮一样将他牢牢地席卷其中。

茨木几乎觉得世界转动了起来。酒吞身上倾压般的热力让他发了烧。火焰在他的全身开始蔓延,烧掉了他的理智。

几乎就要烧掉两个人的理智。

因为酒吞的手竟然开始撕扯起他的衣服。酒吞的手指像是烙铁一样印上他赤裸的胸膛。

他难耐地扬起头,就像是一头被豹子咬住脖子的羊,无力抵抗被啃食殆尽的命运。

他简直要被他逼疯了。

 

“酒吞,你他妈在干嘛?!”

在茨木岌岌可危的理智之弦几乎就要全线崩断的时候,一个女声强行把他的意识拉了回去。

是红叶。

幸好是红叶。

茨木不知道自己为什么会这么想。他一惊之下硬生生把酒吞推开了。

他混乱地看了红叶一眼,勉强调动起自己几乎瘫软的双腿,匆匆离开了馥丽宫。

 

+

 

红叶看着那个失态的男人冷冷嗤道:“如果不是我,你就功亏一篑了。”

评论(33)

热度(264)

© vein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