vein

目前主产瓶邪
但邪攻邪受都站
all邪也接受

社恐
间歇性诈尸
静心

主酒茨/有狗茨 7

脑洞文(只负责挖坑_(:з」∠)_)

黑道设定

酒吞:黑道老大

茨木:黑道小弟

狗子:富家少爷

 

 

【假装有标题】7

 

大天狗喝完粥,说了一句谢谢招待。照理说这句话的目的是为了让人听着高兴,可他说话的语气高高在上,让人恨不得把他掐死。

“身上这件衣服总是你帮我换的吧?”他没头没脑地问了一句。

茨木不明所以地点头。

大天狗微微一笑,仿佛赢得了一场隐秘战争的胜利。

 

他并没有呆多久,一晚上联系不上人集团那边差点就让警察全城搜索。他看了眼手机,昨晚茨木给他秘书发了一条短信,上写:“人在我这里。”除了这句再没别的。

秘书一秒之后就回了:“你是谁?”

隔了五分钟,秘书开门见山地问:“你需要多少?”

“……”

他秘书以为公子被人绑架,连夜调动资金准备赎回公子,急得像个丢了太子马上就要被砍头的宫女,大天狗喝完粥回了电话过去。平素雷厉风行,有“穿着prada的女魔头”之称的漂亮女秘书喜极而泣,差点就以头抢地了。

 

大天狗临走前逼着茨木翻出了早八百年就不用的熨斗,指挥着茨木仔仔细细地熨烫平整了他的衬衫和西服上的每一条微乎其微的褶皱,这才跟个大爷似的告辞了。

茨木送走这尊瘟神,一头就栽回了床上。

 

+

 

茨木又一次被逼着在知识的海洋里遨游。

 

他看着地鼠带过来的一堆《市场营销基础知识》、《市场营销案例分析》、《快速掌握一门外语》、《心理学入门》、《从零开始学点管理学》……欲哭无泪。

地鼠拍拍他的肩膀,语重心长:“老大,我们可等着你带我们发家致富啊。”

 

比起像大天狗身后的这种正派集团而言,大江山手里的产业线完全不遑多让。而且明暗交织,埋得极深。现在帮里产业发展日益成熟,茨木接手负责的一般都是明线上的生意。虽然比不上暗线的油水多,但是完全不担风险。

三年前酒吞刚刚坐上帮主的位置开始大刀阔斧的改革的时候,他让茨木去试着管过暗线的生意。那是几家乌烟瘴气的KTV,鱼龙混杂,各色人物都有。

结果几天之后帮里发现KTV里混插了其他帮派的暗线。茨木被人迷晕,毒品针头都快插到了手上。后来听人说是酒吞在千钧一发之际亲自把他捞回来的。但茨木自己不知道。因为酒吞只字不提营救过程,反而把他骂了个狗血淋头。

从此以后他再没让茨木碰过这些不干净的生意。

 

但是想正正经经做干净的生意,是需要知识的。

 

茨木拿着一本《市场营销基础知识》坐在agoni大堂的真皮沙发上,愁眉苦脸。一个小时之内他看了三行字,打盹了打了四十五分钟。看得小林都有点可怜他,心想这年头难不成黑道开始开展强制性义务教育了。

茨木越看越痛苦,意识不知道飘到了哪里去。

他怀念起了从前跟着酒吞到处打架的日子。

那时候世界多单纯,人只分两种,服他的和不服他的,不服的就用拳头去教训。酒吞之前在地下赌场打黑拳,在他身上的押金是赌场有史以来最高的。人们疯狂地叫喊他的名字,像是人潮引发的海啸。

那是茨木活得最肆意潇洒的一段日子,但后来酒吞在帮里的地位渐渐高了,不再轻易出手。他的眼神也变得越来越让人难以捉摸。

酒吞十九岁的时候,对茨木说五年之后他会一手接管大江山。那是大江山在上一任帮主管辖下发展最繁盛的时期,没有任何人会觉得这个偌大的帮派会在日后轰然倾塌。但茨木信他,深信不疑。

果然不到两年大江山盛极而衰,山雨欲来风满楼。

而酒吞接管大江山的时候,正好是二十四岁。

他是一个远比茨木活得缜密的人。

 

茨木磨皮擦痒地坐了一下午。睡了三个小时,发呆发了一个小时。用两个小时勉强看完了一页书,看完之后大脑一片空白。

六点过,茨木等来了大天狗的电话。

 

大天狗又找他吃饭。这次倒是没去之前那种让茨木浑身不自在的地方。他选了个西餐厅,茨木一上来就实在地点了个硬菜,牛排。

“你怎么有时间?”茨木狐疑地看着他。

“再忙也不至于连个吃饭的时间也没有。”大天狗道,“而且手上做的这个项目也快到尾声了。”

茨木忽然意识到,眼前就有个正经生意人。他一时没忍住对他倒了一点苦水。

大天狗优雅地抿了一口红酒:“来我们公司啊,我教你。”

茨木憋半天憋出一句:“……不用了。”然后低头啃牛排。他的吃相非常大刀阔斧,仿佛和盘中那块肉有血海深仇,不一会儿就溅得嘴边全是酱汁。

大天狗也不吃了,就这么深沉地盯着他。半响,伸出手指……

茨木反应极其迅速地抬头怒道:“呔,龟毛!你还管到我身上来了?!”

大天狗默默地把之前不知道从哪里听到的霸道总裁台词和着尴尬一起咽回了肚子里。

评论(34)

热度(207)

© vein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