vein

目前主产瓶邪
但邪攻邪受都站
all邪也接受

社恐
间歇性诈尸
静心

主酒茨/有狗茨 4

脑洞文(只负责挖坑_(:з」∠)_)

黑道设定

酒吞:黑道老大

茨木:黑道小弟

狗子:富家少爷

我明明应该写论文,可还在这里爆肝_(:з」∠)_

 

前文:

1

2

3

 

【假装有标题】4

 

这一天过得很草率,由于茨木甩开了服务员,而且精神不在状态,他几乎是在反反复复地迷路中度过的。

Agoni内部结构复杂如迷宫,仿佛谁进了迷宫中心就能看见斯芬克斯似的。但另一方面来说,也证实了这里的私密性的确很好。

但是茨木怀疑自己会被困死在里面。他漫无边际地想,一个月之后,服务员就会发现他的骨头了。

他手机没带,也不知道现在什么时候。

 

就在他不知多少次走进死路里,撇撇嘴退出来的时候,鼻尖忽然传来一阵冷香。

这骚味,有点熟悉。

茨木几乎是激动地疾走几步看着眼前的男人:“难不成你也还在找会议室的路上?”

大天狗吓了一跳,不知道这人是怎么突然出现的。但他很快镇定下来,冷淡道:“‘也’什么意思?”

“我迷路了。”

“……你脑子果然有问题。”大天狗斩钉截铁地下了结论。

茨木被刺激得一激灵,顿时从混沌状态中苏醒。他完全没发觉他这一整天为数不多的回归正常都是因为大天狗。

茨木愤愤道:“你TM自己不也……”

“我可没说我迷路了。”大天狗不留情面地打断他的话,“会议早就结束了,我刚刚送走公司的人。”

男人语气里透着傲气,很是不齿地说:“这地方你都能迷路,简直蠢透了。”顿了顿,又说,“在我面前不准说脏话。”

茨木心想你倒是管得宽。

“听见没有?”大天狗完全是教训人的口吻。

茨木不爽地嗤了一声。

“你还想不想出去了?”大天狗微微眯起漂亮的眼睛威胁到。

茨木咬牙切齿地盯了他一阵,不情不愿地点了一下头。男人满意地对他侧了一下头,意思是跟过去。

他连引人走路都带着一股高傲劲儿,仿佛身高两米。但是茨木在后头比了比他的脑袋笑了,这人还没自己高。

走了一阵,大天狗忽然问到:“你叫什么?”

“我干嘛要告诉你?”

“看来你是不想出去了。”

这个威胁很简洁,但是非常有效果。

“……茨木。”

“茨木,哈,”大天狗不明寓意地勾起唇笑了笑。

的确是个木头脑袋。

茨木虽然不知道这人在笑什么,但是一定不怀好意。他决定等走出去以后再揍他。

 

……他没有得逞,因为那厮的司机早早就等在了外头,会所前面也站着起码七八个大块头男人。

托这些人的福,避免了一场血战。

茨木恨恨地看着那辆银色宾利扬长而出,吐出一串污染环境的尾气。

 

茨木回到他那个大公寓的时候,在沙发缝里找到了他的手机。他随手打开一看,三四个未接电话。居然都是酒吞。

他差点手一抖。

酒吞很少给他打电话。这么多未接,是不是出了什么事?

茨木不敢怠慢,赶紧回拨过去。

电话只响了一下那头就接通了,耳边传来那人低沉磁性的声音。

“为什么不接我电话?你在哪儿?”那个声音带着些诘问,让茨木有点慌。

“我在会所啊。”茨木不由得小声了起来。

酒吞明显不信:“那怎么联系不上你。”

茨木老老实实回他:“我出门没带手机。然后在会所里面迷路了。”

“……”电话那头沉默了一阵。茨木没来由地有些紧张。

酒吞再开口的时候,语气已经缓和下来,缓和出一种刻意的冷淡来。当然茨木是听不出来的。

“以后把手机随身携带。不然有事情都找不到你。”

“听见没有,嗯?”

他最后那个“嗯”语气特别微妙又性感,茨木觉得自己从耳际开始酥了半边身子。

“……嗯。”

电话那边的男人听到他的回复之后就挂了电话,没再说些多余的。

茨木拿着手机半响,觉得自己都变得奇怪起来了。

 

评论(14)

热度(157)

© vein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