vein

目前主产瓶邪
但邪攻邪受都站
all邪也接受

社恐
间歇性诈尸
静心

方高方/lost paradise 2

一点一点写

1




高刚没有信仰。宗教层面上的。按照祖国的说法,军/人的信仰就是/党。对一些人而言,这句话是轻轻带过的玩笑谈资,对另一些人而言,却是塑造理念、融入血肉的根基。

有时候他想,可能人终究得有个信仰。

——不然就会像这无法区的所有人一样,迅速地沉溺下去,坠落进深不见底的欲望的洋流里面。这些欲望是源动力也是养料,生而不息,像不断繁殖在人体内的寄生怪物,制造出没有终结的机器。

 

方新武也有欲望,复仇的欲望。高刚想他终究是被束缚住了。

在看见占蓬的一瞬间被剥离了表面,露出内里赤裸而腥红的锋锐。那是他的泥沼。

高刚无法更没有立场说服方新武忽视那泥沼,他只有在他跌进去的时候,伸出手拉他一把。

 

杀了占蓬的那一天,方新武整个人状态很不对。到了最后,不过是一命还一命,逝去的人永远不会回来,冥河为界,生者只能在这一头望着。

 

时至半夜,高刚依然很清醒。他听见方新武细微的呜咽声像是困兽。一门之隔,他坐在床沿抽烟,太辣,呛得他喉咙都微微地难受。

半响,他用手指捻熄了烟头。

 

他打开门,屋外没有月光。

高刚把方新武按进自己怀里,也没管对方比自己高出一个头,手一伸呼撸起对方的脑袋。跟对待啸天一个样。

他不是嘴多巧的人,安慰人的话说不出个套路来。

方新武仰起头,嘴唇不经意地,磕到高刚的下巴。

黑暗凝滞而焦灼。

他像在冰冷的深海里,海流没过他的头顶,他在围困一方的黑暗里呼吸困难。他看见女友哭泣的脸,占蓬狰狞的脸,甚至他自己难以置信的脸。一出精彩绝伦的悲剧。

他的手指收紧,像是溺水之人抓紧浮木。


评论(6)

热度(47)

© vein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