vein

目前主产瓶邪
但邪攻邪受都站
all邪也接受

社恐
间歇性诈尸
静心

【文夜】原罪

旧文搬动

七原文人x更衣小夜








那是最纯粹的,爱.

 

灭却人性,以绝望为虚装饰,否定一切,而给予一切.

 

one

 

她是[古物],周身缠之以黑暗与不吉.黑发如缎,瞳孔朱红.

 

她代表最原始的杀戮与兽欲.每一个细胞都在叫嚣血液的温暖腥甜.

 

第一次,她向他走过来的脚步,缓慢而笃定.

 

她踏着火焰而来.

 

一步,一步.

 

如同某种盛大的祭祀,渐次引燃他每一滴血液.

 

气流携裹着压力席卷,红焰化为炽烈的花海,卑微仰望她看不出色彩的眸.

 

最强大最遥远,最凛冽也最不可掌控.仿佛远古黑暗的神明.

 

---她是他超出了所有想象的最完美人偶.

 

他微眯起双眼,看她的眼神复杂如同某种猜想.

 

被--吸引了么?

 

痴迷于流淌后干涸在侧脸的血迹,纯白至趋于虚假的肌肤,抑或是冰冷而肃杀的眼神.

 

直到最后,他依然未能得出所谓的答案.

 

two

 

记忆丧失.她的印象里不会再有他以及过去的一切.

 

他将她放入精心布置的囚笼.

 

既是旁观者,亦是参与者.

 

他以人类自身的思考创造出她温馨而普通的生活.

 

远离城市喧嚣的浮岛.干净的小镇.寺院两旁幽绿的梧桐.铺满石子的小路上有干燥的植物.清秀的班长会红着脸对她吞吞吐吐地搭话.和玩伴们一起走在河边,有清脆的笑声在回荡.

 

而他,化身为咖啡屋的主人.总是带着清雅而温和的笑容迎接着她的每日到来.

 

"saya.."他喜欢这样叫她.亚麻色的头发柔软的垂下来.声音磁性而温柔.

 

她最喜欢和他相处.

 

他观赏着她无瑕疵的天真,在妄想里抚摸她鲜红的唇瓣.

 

她的空间由他一手创造,仅是为了她一人.

three

 

漫长的黑暗之中,你不过是唯一,值得我注目的光辉罢了.

 

four

 

"真实"或许是被定义于残酷的介质.

 

蔓延整个岛屿的杀戮游戏至此拉开序幕.[舞台]自然也应呈现出它初始的本质.

 

[古物]入侵,她早已被虚饰的平静急促停止于血腥的撕裂与咀嚼肉体的异响中.毫无征兆,无可避免.

 

至此,她所拥有的一切全部破碎成为过去.

 

他连选择的余地,都未曾给予过.

 

她眼睁睁见证着她所珍视的一切逐步走向毁灭.

 

她的挣扎,怒骂,恸哭,嘶喊,恐惧,绝望.

 

她苍白的皮肤,妖红的瞳.温热的血液.每一个构成她自身因素的残片,都让他无法自制地沉迷.

 

他轻轻呢喃.

 

"我允许你,用仇恨来记住我."

 

他剥夺她整个世界,却为她而堕落.

 

five

 

[朱食免......?啊啊......那自然......是这个世上最美丽的神.]

 

six

 

一切都是虚假的.家人,朋友.甚至身为人类这个原本笃定的事实.

 

她是唯一残存的诺亚.他是制定规则的掌权者.

 

他打破她所有的认知,告诉她一切都是可笑的伪装.

 

他远远的,凝视着她的崩溃.

 

seven

 

将"爱"形容为美丽的是不了解爱的人.

 

我越靠近你,越无法触及到你,仿佛只是凝聚美丽的虚像.

 

越是伸手,就意味着越多的伤害.

 

……

 

我让你,失去归属感了么?

 

eight

 

刀锋冷冽,她沐血而来.眼神是浓稠的黑暗.东京城市的无机质冷光寂静游移.

 

那个小镇上发生的一切最终变成把她时时惊醒的梦魇.

 

[文.人.]

 

最后的温存早已如余烬覆灭.

 

nine

 

这是你我的赌局.

 

[胜者得到奖励,败者受到惩罚.]

 

ten

 

她潜入他的实验室,斩杀阻挠的古物.身姿流丽.

 

走入纯白密闭的房间,她放大的脸庞出现在每一面墙上.

 

她忽地压抑而慌乱.站立不稳.

 

她又踏入一个他精心布下的局.

 

他微笑着迎接她.着一袭长衫,凤尾优雅蔓延.

 

冰冷的手指轻轻捧住她沐血的脸.

 

……

 

"小夜,你多少岁了?"

 

"你还会活几十年,几百年吧."

 

"当古物消失时,你要怎样活下来呢?"

 

她是吞食[古物]的[古物].以其血肉为存在的根基. 

 

"你的血,通过[塔]的秘术,我尝试过能否把人做成[古物].但是进展得不顺利,很快就死了啊."

 

"把人们聚集起来,把行踪不明的人带过来,做了好多努力呢......"

 

以清雅的嗓音,温柔地,诉说着.

 

他冷冷看着那些人变成暴食人类的怪物. 而他自己,就是第一个实验品.

 

那是点燃了灵魂去灼烧,撕裂了心脏去给予,打开了身体去救济.

 

怜悯,后悔,恐惧,都是不存在的.

 

他只想让她永存. 

 

eleven

 

究竟谁在毁灭谁,谁又在给谁救赎.

 

twelve

 

他和她的唯一一次拥抱,是在浓重的黑暗之中.

 

他笑着握住她的刀刃深入心脏.

 

他知道,这是她一直都想要做的.

 

她怔怔地被拉进他温暖的胸膛.

 

然后他俯下身来,吻了她.

 

thirteen

 

你之于我,是最美丽的原罪.




                                                                                             END

评论(1)

热度(35)

© vein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