vein

目前主产瓶邪
但邪攻邪受都站
all邪也接受

社恐
间歇性诈尸
静心

【Vassalord】索多玛猜想

旧文搬动





白皙而不显病态的皮肤,黑色微卷的发懒散地披在肩头,上挑的魅惑的眼睛。侧脸弧线优美得令人讶异。高大的骨架表层覆盖着精悍的肌肉。抽烟的时候安静而优雅。

这是跨越了数个世纪的你。

对童男童女有着特殊的癖好,喜欢诱惑同性的,轻浮的俊美的吸血鬼。

把自己的身体当做消费品出售的身为糜烂派对的主人的你,毫无顾忌地送出惑人身体的你,轻易地给予他人我唯一渴求的血液的你,抚摸别人的肌肤,与不同的人交换亲吻的你。

拯救我的你,我从来无法了解。

明知诱惑是你的本能,却为此动摇了信念,沉沦于可笑的虚妄中的我。即使紧握十字架,虔诚地吟诵圣经,也无法遵从上帝的旨意驳回我的意志。

在你面前转瞬倾塌的决意。

抛弃了主的圣洁,丑陋地追求着你身上甘美的血液。徘徊在光影边界。不耻的,披着人皮的怪物。

无法接受轻浮的你,眼中没有我的你,无声消失的你。

眷念着的是那个许多年以前坐在废墟里狼狈叫喊着“这是我的{猎食场}”却不忍心赶走只不过是一个脏小孩的我的你,看着我咽下仅剩的人类粮食微笑着的你,为我起名字的你,承诺会带我去北方村落的你。

怀念着的是年幼的时候那个为了你在修女面前哭泣的懦弱的我。坦率地大声诉说着对你的想念的我。想要一直和你无所顾忌地生活的我。

信仰着我所追寻的神明之后的你。

 

我并不惧怕,那个黑暗的世界,惨白的皮肤抑或腥红的瞳仁。只因为你也是,属于黑夜。

所以并不可怕。

 

经年之后再次相遇的那个时间,我已成为神的子民,而你是{夜行者}。我选择了光明,你依然沉浮于黑暗。我们的立场鲜明到任何一方都无法跨越雷池。

“魔物”与“猎鬼的圣职者”。

想要铲除你的存在,亲手抹杀作为吸血鬼的你,内脏破碎到濒死的地步,痛恨软弱无力的自己,却发现面前的人是你。

于是我获得永恒的生命,从第一口喝下你甘美的血起始。

时间,停滞了。

 

我猎杀着你的同伴,虔诚地祷告,沐浴着太阳的光辉,我从不承认圣歌无法涤荡我的心底,我坚信我已得到救赎。以上帝之名,清除所有罪恶。

我想杀死你,却又一次次逼近亵渎圣职者的使命。

以一个暧昧的宿敌身份出现在你的面前,用银剑贯穿你的胸膛,听皮肤破开的声音,血液喷涌的声音,你低沉性感地叫着“cherry”的声音,用钢钉使我们相连的声音。

腥红的血液流淌下来的时候,我面无表情地贴近你的侧脸耳语。

“您已经,逃不掉了。”

这个时刻该有歌剧般的提琴滑奏,优雅的女声低声浅吟Je t'aime, ne me quitte pas.{我爱您,别离开我}

最想要说出的话,永远无法说出口。

 

想要将你一直束缚在我的身边,钉住你修长的双腿,把木椿刺进你的胸口,封印你身上让我痛苦的恶魔,把你放进棺材里,锁住你,摆在房间的深处,在月光下静静凝视熟睡般的你。让你的双唇再也无法亲吻别人,双手再也无法抚摸别人,双眼再也无法诱惑别人。

无法再逃离我的身边。

 

如此肮脏的信仰,已经无法得到神的宽恕了。

于是轻嗅着你身上我不熟悉的香水味道,慢慢堕落进万劫地狱。

 

如果你无法成为我私人的海洛因,无法属于我,我是不是就给你你想要的,把你推向所有渴望你的怀抱,抹消我所有不堪的仅对于你的欲望。

看着你红色的眼睛,瞄准你的心脏。

 

......杀死你?

 


                                                                                                      END

评论(5)

热度(66)

© vein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