vein

目前主产瓶邪
但邪攻邪受都站
all邪也接受

社恐
间歇性诈尸
静心

江山雪18/完

恩 不管如何,这文是完结了。虽然也想过写得更长些,可也无以为继。因为对于这篇文我当初想写的东西已经写完了。当初的设定就是强行he,停止在这里,就让他们彼此陪伴下去吧。这篇文有非常多的不足,lo主的笔力也实在不优秀。所以真的非常感谢一直陪伴我的大家,为这篇文点赞推荐和评论的每一位姑娘,鞠躬!

 

 

 

 

 

 

 

 

 

+

 

昨日金陵城皇宫朱色大门之前张贴出一纸红底的告示,一夜之间,似是整个皇城之中的百姓都被这消息惊扰,纷纷踏出家门,拥嚷着凑到皇宫前头。

照理说不过一纸告示,其上的内容只要被认字的人识了去,街坊友邻也就都该知道了。可偏偏大多的人竟不相信。不一会儿的功夫,宫门前便是人头攒动,互相推挤着想把那榜上的字一个一个瞧清楚。

 

其实也就寥寥几行。大意说的是赤焰军少帅林殊并未亡故。而他如今的身份已是朝中的兵部尚书,梅长苏。之后又几笔带过,说他中了奇毒才变换成如今的样貌。

 

这门前凑着的许多人,大都是十三年前赤焰旧案的见证者。

当年他们无法说,无法辩,却会听,也会思索。心里明明白白。赤焰军为守大梁江山留下的血汗,何人又看不清想不明。却只有朝局之中那位座上之人,身陷混沌雾中。

而林殊,他们之中有人伴着他长大,有人看着他从襁褓之中的婴儿变成英俊挺拔的青年。男孩子们钦佩他的义气,也有不少的女孩子偷偷倾慕于他。他就像个小小的太阳,走到哪里就让人眼睛都亮起来。

林府,祁王,赤焰七万战士一夕覆灭。多少百姓咬紧牙关在无人之处痛斥皇帝昏庸。

可他们什么都做不到。

 

可现在,那纸上分明写着林殊还活着。

百姓们不太相信,却又欢喜去相信。

 

相信着还未曾回归故土的魂灵仍然守卫着这片江山。

 

+

 

这日上早朝的时候,梅长苏觉得颇为怪异。踏入大殿之前的好一段路上,都有官员擦肩而过俯身对他行礼。有些原本和他不同路,也都绕过了水池亭台和他略寒暄了几句。

从属兵部的武官看他的眼神更是热切了许多,全然不似先前虽然恭敬却不敢苟同此人为尚书的样子。

 

梅长苏大致也知道发生了什么。

对林殊的信任可以让几乎所有人打消对梅长苏的疑虑。

如此一来,他一切的计谋都有了合理的解释。

而梅长苏也不再是个朝中的尴尬角色。每日都疲于应对各部官员的试探和猜忌。

 

他已经在慢慢地,离自己想要的东西近一些,更近一些。

 

+

 

这日退朝,高公公又把梅长苏带进皇帝书房里。

那人要他在宫中陪自己一些时日。

他知道萧景琰心思单纯,并无他想。可他忽然生出逗弄这人的心思,冷冷道:“陛下要臣留宿宫中,岂非把臣看做您的侍书?”

此话一出,那黄袍加身的人却被吓得一愣,结巴道:“我……我从没这样想过,小殊。你……你别误会……”

梅长苏心中暗笑,面上却丝毫不动声色:“那陛下是怎样想的?”

萧景琰顿了顿,片刻之后脸颊上浮起诡异的红:“就,就是我们儿时那样,在林府之内,你舞剑,我打拳。”

“陛下可还记得当年的拳法?”梅长苏又说。

萧景琰点头:“记得。”

“那么陛下可否为臣展示片刻?”

 

萧景琰又点头,直愣愣地。连黄袍都未换下,就立刻原地摆起了架势来。

等人大汗涔涔地打完了一整套拳法,萧景琰邀功似的向身后看去,梅长苏手里的书已经翻了好多页。

大梁皇帝有那么一瞬间想扑过去掐人脖子。

 

而作为那套拳法的补偿,梅长苏决定留在宫里再逗弄梁帝一个月。

 

 

 

 

》》》》》》

 

 

 

月朗星稀。

 

梅长苏走进一方亭中。深宫寂静,眼前只有昏黄宫灯摇晃。

 

可远远地,有另一个人走了过来,穿过曲折蜿蜒的回廊,离他越来越近,越来越近。

 

终于近到可以看清他剑锋似的眉和扬起的唇角。抚触到他宽大袖袍之中的双手。

 

 

 

 

江山雪止,和暖如春。

评论(25)

热度(273)

© vein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