vein

目前主产瓶邪
但邪攻邪受都站
all邪也接受

社恐
间歇性诈尸
静心

江山雪17

短小   糖

个人很喜欢这段里两个人的相处模式,平平淡淡,细水长流。想要什么对方都知道。好吧……也是我在以前的文里写过的相处方式……

不过接下来还能写啥……

剧情废不想再弄个啥剧情出来  皇后啥的也选择性忽略吧

_(:з」∠)_

渣渣真想勾搭个画手太太 嘤

然后如果要出本子有人愿意要吗我只是说说……顶多三万字的小薄本,也不知道出来是啥效果

(现在看前文觉得有些地方文笔真是随心所欲……应该会修的……_(:з」∠)_

 

 

 

 

 

 

 

+

 

春猎的时候,梅长苏白日里都在萧景琰帐中,只临到了晚夜才回。纵使相顾无言也不觉尴尬,却熟稔知道对方心里所想。

 

纵使相逢应不识。

蓦地,他又想起这句话来。

一侧有铜壶架在炉火上,壶里是煮沸的溪水。这溪水从山间里引流过来,泻进池中。是之前萧景琰派人修筑的。溪水就算直饮也清甜可口。

他握起把手为自己倒一杯茶,停顿片刻,又顺手为对坐的人续了水。

黄花梨木的桌面光鉴如镜,梅长苏就以指尖推了杯沿过去。

 

桌面一侧放着明黄的折子,堆叠起来看着不少。

萧景琰垂着眸,坐得端正。连肩线都未曾偏侧。他一字一字阅过折上的字,再以朱笔一笔一划地批阅。坐得久了,才放松身形,捏捏鼻梁。

他看的时候多是无声,思虑策略的时候才开口,拿捏不准之处都一一说明,再大致计划出解决之策,询问梅长苏的意见。

他的眼神,也就在手中和梅长苏身上游移。

 

梅长苏给他那一杯茶的时候,他正垂眸细看澧州知府敬上来的一道奏折,说的是圈化占地的事。官府的意思是澧州气候和暖,水草也丰茂,想在自己的地界给皇帝建一个行宫,建工自然就要征地。可征地征得并不顺利。他也没说缘由,只着重了笔墨去描述所谓的“刁民”,说皇帝能驾临此地是百姓的福分,可那些刁民非但不领情,还作势要把放低姿态亲自去他们家中劝服的自己打出门去。

 

萧景琰凝着神好不容易才把这啰啰嗦嗦一大篇诉苦的话都看完,说道:“澧州要给我建个行宫,征地不顺反倒是向我诉苦来了。”

他微微有些哭笑不得,把眼神从折子上面移开,伸手就去拿那杯茶。

然后被烫得缩了回去。

 

梅长苏气定神闲。用衣袖做垫子捧起茶杯,慢悠悠喝了一口。

 

“陛下是怎么想的?”

萧景琰瞪了他一眼。

 

“我自然不会让他们大兴人力物力去建个什么劳什子的行宫。”

 

“陛下圣明。”梅长苏道,“古来曾有皇室强行征收土地,强拆强占屋室苑囿甚至引发政变……”

 

“因而失国失天下。”

 

“陛下近来越发聪颖了。”梅长苏恭敬道。

这人真是,生怕不知道自己明白他在变着法子说自己蠢么?

 

萧景琰又瞪了梅长苏一眼,也用袖子裹着茶杯递到唇边,恨恨喝下一口茶。

 

 

ps:澧州 是有这个地方,不过其他都是胡诌的

 

TBC

 

 

 

评论(12)

热度(115)

© vein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