vein

目前主产瓶邪
但邪攻邪受都站
all邪也接受

社恐
间歇性诈尸
静心

江山雪16

这算不算是二更捏?

写的时候,只觉得牙都要甜掉了…………

 

 

 

 

 

 

 

 

 

 

 

烟花三月的时候,他去宅子里找他。

林府之内樱花开得繁盛,远看就如小小的粉色山峦。

 

林殊在树下头练剑。

眉眼恰恰长开的少年人,五官轮廓介于童稚与成熟之间,像个青涩的果子。

萧景琰也同样。

他那时候都还散着头发,被友人调笑像个女孩子。

 

林殊每次这样说,萧景琰就一挑眉头跟人打闹起来,跟在身边的仆从没有哪一个是能劝得住的。

 

可在那之后不久,萧景琰却静下来。

不跟林殊闹,不再把手伸进他的衣领里,也不再去扯他的衣服。甚至有时候林殊把手搭上他的肩膀,他都会不太高明地退出他的范围之内。

 

林殊完全不能理解好友怎么变成了这样。

 

“萧景琰,你干嘛躲着我?”一天夜里,萧景琰坐在桌边埋头看兵书,林殊越想越不是滋味,干脆冲进去扳过人的脸质问。

萧景琰一时直愣愣地看他。

林殊又恶狠狠问一遍:“说,你干嘛躲着我?”

萧景琰终于听清了,脸上怔楞的神色褪去,换上闪烁的眼神。

“我……我哪有躲着你?”

“你都该看看你自己这个心虚的样子,居然还否认!”林殊不依不挠。

“我说没有就是没有!”萧景琰倔脾气也渐渐上来了。

萧景琰和林殊都恶狠狠盯着对方。

于是两个少年就这么维持着一个扳着人家的脸一个仰起头的姿势。

 

可也不知道是不是错觉,林殊渐渐开始觉得手心之下萧景琰的皮肤越来越烫。慢慢地,连这人的耳尖都浮起粉红来,不知是被烛火映的,还是……

 

夜风微凉。空气里有花朵的香气。

 

林殊猛然松了手,大大吸入一口气。

 

他的心跳快得不可救药。

 

+

 

再那之后,他们隔了整整十三年的家国离丧。

 

+

横亘在他们之间的江海鸿沟,此刻都消失了。

一方帐中,就像是一个世界。声音都在外头。

 

很多年以前,空气里沉浮着潮湿的幽暗的香气。他看着他,想伸出手去摩挲那瓣微张的嘴唇。

 

他现在闭上眼睛,感到他的气息在逐渐靠近,试探,最终相融。

 

他伸出手,放任自己的手指抚上他颈后的衣领。

 

+

 

帐内温热。

连梅长苏都觉得热。像是有一团火烧在胸膛里。

萧景琰倾身下来,还得小心翼翼不磕到他。

萧景琰的嘴唇也是温热的,温热而柔软。他那么冷硬的人,嘴唇却像是花瓣一样。

两个人就这样单纯的嘴唇接触,都是不经事的样子。谁都不知道下一步该做什么,也不敢伸出舌头去试探。

梅长苏一时的心悸之后,觉得他们这样有点蠢。抬手就扯开身上的人。

萧景琰定力不如他,眼神都开始迷茫得像是起了雾。

梅长苏坐起来,整了整自己的衣领,施施然道:“既然我们都不会,不如回去琢磨琢磨,下次就各凭本事?”

发觉那人的眼神还直愣愣黏在自己的唇上,梅长苏冷静的外壳瞬间有点破碎的趋势。

可他还没来得及开口叫一声“陛下”唤醒萧景琰的神志,后者倒像是忽然就被人从混沌状态里扯了出来,慌忙拉住梅长苏的衣袖,冷声问道:

“你要回去琢磨?怎么琢磨?找谁?”

重点在这里么?梅长苏略有些头大。

看见梅长苏不回答,萧景琰神色完全沉了下来:

“不准,我不准!”

“不准什么?”梅长苏哭笑不得。

“不准你找别人!”

“……萧景琰,你是真蠢。”

 

萧景琰也不知道梅长苏在说什么,停顿半响,却伸手去抚触梅长苏的脸颊。

一双眸都是星光。

 

“小殊……我喜欢你。”

 

梅长苏笑起来。

 

“我知道。傻子。”

 

 

 

TBC

评论(29)

热度(196)

© vein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