vein

目前主产瓶邪
但邪攻邪受都站
all邪也接受

社恐
间歇性诈尸
静心

江山雪7

这章继续投刀子……(我爱苏苏爱得深沉

*啊 那个兵部的上官大人 我编的 原著是兵部尚书,叫啥记不清了……

请可爱的姑娘们继续投喂我小红心小蓝手和评论

1

2

3

4

5

6

 

 

 

 

 

 

 

 

头疼欲裂。像是有只无形的手在脑子里搅动。又像是盛着滚水。

梅长苏尝试着坐起来,可许久未曾经历的滋味生生把他又拉回了床榻上。

饮酒真只不过一响贪欢的事。他早就明白,可还是着了道。

有人听到屋里的动静,掀开帘子从门外踏进来。

“你们何时过来的?”梅长苏闭上双眼按压着自己的额头。

“昨天听到宗主回城的消息,今晨到的。”黎纲端着半盆热水,边回应着边把棉布帕压进水里,再捞起来拧干了就要往梅长苏脸上擦。

塌上的人抬手止住:“我自己来吧。”

黎纲就把帕子递给他,站在床边说:“飞流这小子像是长大了,今晨我们到的时候,他还在挺麻利地烧热水,说着苏哥哥不舒服我得照顾他。”

梅长苏轻轻笑开:“飞流向来是个好孩子。”

黎纲见人脸色稍缓,沉下心开口:

“宗主,这我就得代晏大夫说您了。您的身体状况您自己又不是不知道,竟然还喝酒喝成这个样子……”

梅长苏把刚刚擦过的帕子从脸上扯下来,凝眸瞪他:“你还想变成第二个晏大夫不成?”

虽然一副病怏怏的样子,威慑力还是有的。黎纲就迫于淫威乖乖住了嘴。隔了片刻又说:“宗主您要什么记得吩咐,属下就在门外。”

梅长苏摆摆手。

看外面已然天光大亮。算算时辰,竟已经临到了午时。

 

梅长苏自己套好了外衫从床上坐起,掀开被子步出门外。

黎纲忙不迭迎上来:“您怎么自己就出来了……”

“我好多了。”

黎纲瞧着他,明显是不相信。

梅长苏就浅浅淡淡地道:“你看我现在还活着,这不证明身体不错么。”

“您就别说这些不吉利的话了。”

黎纲恭恭敬敬扶着人坐下,自己也坐在桌子对面。

“今天您没在朝上。听宫里人说兵部的上官大人和靖……陛下僵持起来了。”

梅长苏给自己倒了一杯茶,啜了一口问到:“所为何事?”

“之前西境那边不是忽然涌出来一群蛮族人么,死斗了一月有余,终于把人都捉住,压了回来。”

“这岂非一件好事?”

“这事自然是好事,麻烦的在后面。捉他们的军队把族里的男人都杀了,只留下女人孩子押送到金陵来。那蛮族的女人十有八九都是从我大梁西界的山中小村掳去的,安置她们倒问题不大。难处在族里的男孩儿身上。蛮族人崇武,从小就让男孩习练武艺。就捉住那些半大小子,我军还损失了不少兵力。该杀还是该留,陛下和上官大人就是因为这事僵持不下。”黎纲道,“陛下认为日后训练得当就可以留作己用,上官大人却觉得只怕养虎为患。”

“两个人都倔。这事就这么搁置下来。”

“这上官大人也是,之前还因为开凿河运的事跟陛下意见不合,后来各自都退了一步,这才办下事来。”

“上官大人也是太不给陛下面子了。”黎纲说完啧啧摇头。

 

“上官大人是两朝的老臣。心气高一些,也是自然。”

梅长苏神色未变,慢慢咽下一口茶。

 

+

 

三日之后,上官舜一纸请辞书,告老还乡。

朝内朝外皆是震惊,一时议论不断。

 

也许偌大金陵之内,也只有苏宅从不曾谈及此事。

 

高公公过来的时候,梅长苏人在书房里,提笔写一幅字。起承转合,皆是风骨。

发丝皆白的帝王身边人微微颔首:“陛下诏您进宫。”

 

皇宫的路他已经走得熟悉。也不知他这一辈子还会走上多少遍。

公公临到殿门前就止住了脚步。

“陛下让您一个人进去。”

“有劳了。”

 

平日里站满朝臣的殿堂空空荡荡。梅长苏走进去的时候只听见自己的脚步声。

待他走到龙椅之下,座上人开口便是切中要害。

“苏先生,上官大人请辞一事与你可有关系?”

梁帝从来都是直接,不曾学会丝毫的迂回曲折,更是不屑。

梅长苏了解得清楚,也坦坦荡荡回以直接。

“回陛下。与臣有关。”

梁帝眉目微动。

“朕感兴趣的是,上官大人对朝中之事一向热切,为官几十载朕也从未见他表现出厌弃之意。先生又是如何劝说上官大人请辞的?”

梅长苏微微拱手。

“回陛下,臣伪造您的字迹写了一纸诏书,私下给他的。臣用词委婉,您不用担心他对您……”

一席话说得神色无波,却倏忽引起帝王勃然大怒。梁帝拍椅而起。

“梅长苏,你可知这是大罪!”

“臣知罪。”梅长苏垂眸。

“你知罪?”梁帝轻轻冷笑,“可朕看你毫无悔改之意。”

“臣未曾后悔。”

“你为何不后悔?”

“您是帝王,若容上官大人在朝堂之上,您的威严何在?”

“威严?”梁帝重重咬字,“得不了人心朕还要什么威严!”

“你可知上官舜一家为这大梁付出了多少血汗,如今一句‘威严’,就足以逼得一位忠厚大臣再也进不得朝堂么?!”

“朕不在乎!”

“但臣在乎。”梅长苏望进萧景琰眼底。一字一顿。

“新帝登基,必须立威。”

“混账!”梁帝怒目圆睁,抬手就向阶下掷去玉杯。偌大殿堂之上乍然响起碎裂的巨声。

尖锐棱角擦过梅长苏的侧脸。他一动未动,任丝丝血液蔓延。

眼神那么浅淡,嗓音也那么浅淡。

“恭喜陛下。”

“你恭喜我什么?”

“您是帝王,忍不了,就无需再忍。恭喜您终于知道了这个道理。”

他助他得了这天下,就要让他的心硬一些,更硬一些。直到再没有什么能让他动摇。

 

庙堂之上囚着的是人心的鬼神。

 

你做不到的,我替你做。

 

 

TBC

 

评论(55)

热度(228)

© vein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