vein

目前主产瓶邪
但邪攻邪受都站
all邪也接受

社恐
间歇性诈尸
静心

江山雪4

这一节写得出奇的顺……

求小红心小蓝手嘤嘤嘤

江山雪1

2

3

 

 

 

 

 

 

长林军的宴席自然是摆得声势浩大。

皇城内外大大小小的官吏争相前来赴宴祝贺。一时之间偌大的皇宫深院竟显出了拥堵的气象来。

新帝登基,又是搅动了一番风云。先前如此得势的誉王献王,如今一个自缢,一个被驱出宫外。而靖王先前不过是游离于皇城之外的一任武将,如今却终于站在这天下权力的中心。

百姓之间渐渐兴起了传言,那琅琊榜的江左梅郎,莫非真是天上谪仙不成?下凡这一趟,就是辅佐靖王来的。

得之可得天下,这话也着实是不假。

 

+

 

江南而来的伶人舞着碧色水袖。咿咿呀呀唱着吴侬软语磨作的柔调:

“海燕双来归画栋。帘影无风,花影频移动。半醉腾腾春睡重。绿鬟堆枕香云拥。

翠被双盘金缕凤。忆得前春,有个人人共。花里黄莺时一弄。日斜惊起相思梦。”

 

这曲乐太柔太媚,尽是小女儿的情态。座下部分官员倒是听得入迷,还抬起筷子轻轻敲打着翠玉的酒杯碗碟,和着节拍助兴。

虽然风雅,可对另一些人来说也确实索然。

梅长苏轻轻呻了一口杯中酒。这酒也是自江南而来,酒香清雅,入口素净。口齿留香余味悠远。都是文人墨客的腔调。

他不用抬头就知道那座上的人是什么样的表情。

 

只怕是微蹙着一双剑眉,觉得寡淡无味吧。

他在军中多少年,如此粗糙不拘的个性又怎能再欣赏得了江南梨花烟雨的轻愁。那一身铁骨的人,只怕脸上皆是须髯的大汉拍栏而唱“长淮望断,关塞莽然平。”才能入了他的眼。

酒也得带着烈气,如燃柴烧火般滚入喉头才好。

 

那时他们未及弱冠。四更的天林殊把睡在隔壁的萧景琰叫起来。说想尝尝林燮地窖里的藏酒。

萧景琰睡得迷迷糊糊,听见友人的声音响在耳畔还如坠梦中。

林殊当下差些抬手一掌上去让人清醒,少顷拉回理智双手扯住萧景琰脸颊往左右拉扯。少年登时被突如其来的疼痛惊醒,望见眼前的罪魁祸首皱紧了英挺的眉,想要开口唾骂却被作弄得只能发出破碎的词句。

偏偏林殊还凑近他嘴边装模作样表示倾听。

“啊,你说什么?我听不清……”

“林苏(殊)!你……昏(混)蛋,快晃(放)开!”

林殊只觉得笑得肚子都要痛了。又捏了片刻发现萧景琰当真有了生气的架势,才颇有些恋恋不舍地松开了友人的双颊,一边怀念着手感。

萧景琰终于摆脱魔爪,也不再说些废话,被子一掀就要和人扭打起来。

林殊却忽然止住了嬉笑的表情,眉目都沉下来。

萧景琰被他唬住,维持着掀开被子冲下来的动作愣在那里。

林殊就煞有介事地往唇上按下一根指头。

“嘘,安静点儿……我们要去偷酒喝,要是吵醒了丫鬟们,我老爹就什么都知道了。”

 

 

之后萧景琰很长一段时间都没想通,明明自己从来都是个作风正派的人,怎么那时就中了蛊似的跟林殊去干了偷鸡摸狗的事。

 

TBC

评论(2)

热度(190)

© vein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