vein

目前主产瓶邪
但邪攻邪受都站
all邪也接受

社恐
间歇性诈尸
静心

【瓶邪】孩子撒地跑

原著向ABO

AxB

养孩子日常

猝不及防地更新XD(管不住自己的手(。

上篇  孕期

 

 

 

上午六点半,我这周第三次被窗外面鸡飞狗跳的声儿给吵醒了。我抓着手机瞥了一眼,看着屏幕中间的时间点太阳穴突突直跳,然后闭上眼睛揉了揉,翻身下床。

我一推开门,就看见自家二闺女骑在闷油瓶脖子上,一边咿咿呀呀地叫一边指手画脚地指挥着身下这“坐骑”在院子里抓鸡。西藏獚就跟在闷油瓶脚边撒着欢地跑,也不知道到底是在帮忙捉鸡还是在捣乱。

这四岁的小姑娘简直是个女中豪杰,架在一个成年男人180的高度一点不怵,眼神还极其精准,就是表达不太顺畅,一说话就容易飙口水,搞得闷油瓶脑袋上一片黏糊糊的水光。

张二妹伸着小胖手在闷油瓶眼前挥来指去,奶声奶气道:“瓶仔,这边!”要是闷油瓶没领悟到她的意思,免不了被小手拍脸一顿抽。

这倒斗界多名声赫赫的哑巴张,现在被一个女娃子欺负成了这幅德行,我都替他觉得委屈。

我揣着手就这么冷眼旁观,闷油瓶下手稳准狠,不一会儿就把满院子的鸡都抓了回去,张二妹明显还没尽兴,妄图再次把那栅栏打开,来一次更加激烈的追逐战。

这姑娘活成了村里的霸王,雨村哪家哪户的鸡鸭狗没被她霸凌过我都数不出来,流浪的恶犬见着她都得夹着尾巴绕道走。想当初小花还妄图把她培养成一个大家闺秀,后来到村里一看,“大家闺秀”正在田里捉泥鳅,把他寄过来的高级童装折磨得面目全非。

小花皱着眉头跟我说:“吴邪,你怎么把你女儿养得这么埋汰?”

我就回头一指闷油瓶:“万恶之源在这里。”

 

我也是后来才发现张起灵这个男人竟然是个女儿奴,我大儿子生下来跟他长得几乎是一个模子刻出来的都没见他这么宠过,父子俩出门走在一起就跟复制粘贴似的。

张二妹出生之前我特别爱把他俩单独拉一块儿拍照,因为总觉得有种时空穿越的感觉。不过自打混世魔王出生之后,照片里就全是闷油瓶跟张二妹了。

这姑娘颇有种动物性的趋利避害,生下来不久就开始天天抱着闷油瓶这条粗壮的大腿,为自己今后的无法无天寻找着最合适的土壤。

我要再不教训教训,她怕是得上天。

所以张二妹一点不怵闷油瓶,反而怕我,因为我舍得下狠手抽她屁股,而闷油瓶爱莫能助。她第一次被教训的时候明显是很疑惑的,毕竟谁都看得出来武力值最强悍的那个人是谁,我估计张二妹以为自己找错了靠山,我也没告诉她其实她的选择本来没错,就是忽略了一个最重要的标准——家庭地位。

 

在那只罪恶的小手伸向栏杆之前,我假装咳嗽了两声。于是一大一小十分同步地转过身来看着我,一个很淡定,另一个却透着一股子心虚劲儿。

张二妹这姑娘大抵是后脑勺上天生一块反骨,想作的一定得作个到位了,不然绝逼屡教不改,反而越抽越皮实。最好的法子反而是让她尽情作个够,吃到吐为止。

我对着闷油瓶假笑了两声:“你们继续,不用管我。继续折腾,要是把鸡折腾死几只我明天再去买新的。”

我这话说得春风化雨,以张二妹目前的道行还听不出什么潜台词来,立刻就跃跃欲试了起来。

我这次倒真是想由着她作个够,不过闷油瓶一听我说完就一副警铃大作的样子,立马拦腰捞起张二妹把人抱进了怀里。

暑夏已经过去,雨村现在开始有了些初秋的冷意。我看闷油瓶把人抱着,自己却忽然有点儿冷,就搓了搓手。

闷油瓶眼神微动,似乎正想上前一步,忽然身后传来一声“爸”,我转身看见自家大儿子也起来了,手里还拿着件衣服。

吴小狗把衣服递到我手里:“外面站久了会冷的。”

这孩子外表长得奇像闷油瓶,头发乌黑,白玉似的小脸蛋儿,我看着他就总有种对着“小小哥”的错觉。吴小狗跟他亲妹妹的画风截然相反,从小就是个爱操心的命。我心说我们家也不算太穷啊,怎么这么早就出了个当家的娃。

吴小狗着实太早熟,十岁就看破红尘了似的,天天就捧着个白瓷杯跟小满哥坐在一起看着他爹带着妹妹作天作地,实在不行还只能叹着气去收拾善后,活得十分之累。

我也基本上没见过他哭,或者他哭也不让我知道,这我就没问过了。我怕问了伤他自尊心。

 

我接过儿子递过来的衣服,立马愉快地决定把老公跟闺女都给抛到一边。

我伸手去撩他头发,吴小狗下意识躲了一下,我没放弃又去撩他,吴小狗就非常无奈地站在那儿任我摸了个够。

嗯,手感非常好。

我笑眯眯地跟他说:“很久没跟你爸睡过了,现在还不到七点,咱俩再一起去睡个回笼觉?”

吴小狗说:“爸,我都十岁了,还跟你睡啊?”

我道:“你有什么不满吗?”

吴小狗就摇头:“……不满的不是我。”

他话音刚落,闷油瓶就大步跨进了屋,拿过我手里的衣服抖了抖就要往我身上披。我抬手按住:“可别,你还是陪你闺女作去吧。”

闷油瓶没动,吴小狗倒是动了,特别利落地哒哒跑到院子里,拉起张二妹的小胖手:“我陪妹妹玩儿就行了。”张二妹不明所以地盯了她哥一眼,她觉得她哥其实很无聊,但两个人应该总是比一个人要好玩儿。那西藏獚也是个人来疯,这个时候又围到了吴小狗脚边,张二妹开始伸手去抓它的尾巴。

吴小狗又说:“阿爸,你跟爸起得太早了,再去睡会儿吧。”

闷油瓶看着他儿子,竟然露出一种男人对男人的欣赏目光来。

然后他回过头,试探性地伸过来搂住了我的腰:“……再去睡会儿?”

 

我说:“哼。”

 

 

ps:顺带一提 闺女称呼吴邪:老吴

 

评论(70)

热度(1021)

© vein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