vein

目前主产瓶邪
但邪攻邪受都站
all邪也接受

社恐
间歇性诈尸
静心

【瓶邪】吴老师 续END

现代AU 师生年下设定

我一开始真没想过写后续(。

总之是完结啦~(还正好在教师节沃德妈)
真的木有后续了同志们

前文  吴老师

        吴老师 续

 

日常求评

 

其他作品请点这儿

 

 

 

 

 

吴邪的电脑屏幕上显示出高二二班的所有学生三个多月来的成绩曲线。现在的电脑分析系统很完备,数据一目了然,进步的学生画着红框,退步的打上黑框。而第一名高高在上地伫立在最前面,让他避无可避地看了一眼。
张起灵的成绩非常平稳。总分突出,各科均衡,是所有老师都想捧在手心里的好苗子。除了两个月之前唯一的一次失误,他似乎无可指摘。所以那一次把二班班主任吓得不轻,差点连夜上门家访追根究底,后来班主任把他拉到办公室“谈心”,张起灵只是淡淡地解释考圌前没休息好。
这个理由可大可小,依着张同学平日的个性能说出个理由已经很给面子,倒是把班主任生生噎住,只能和颜悦色地安慰下一次一定好好休息。
然后张起灵再没失误过。
反倒是地理成绩越发突出。

 

吴邪知道张起灵在看他。那种目光像是带着火苗和钩子,缓慢而陈黯地一遍遍在他的身上逡巡,滑过他的脊背,脖颈,头发,手臂。在他背过身体写板书的时候那目光就更加肆无忌惮,扫得他的身体都开始不知羞耻地微微发热。

 

在他这前半生所做出的无数错误决定中,勾引学生上床的恶劣程度也完全称得上佼佼者。他似乎被分裂成了两半,一半是摧枯拉朽的情感,另一半是岌岌可危的道德底线。
所以他为自己设立了一个安全区,在夜晚降临的时候毫无顾忌地沉溺于性圌爱,交托自己所有的情圌欲。而白天的时候这一切都清除归零。
他不能容忍他们之间的任何一个人越过那条线。
张起灵不应该那样看他。吴邪这样想。然后微笑地无视了那些目光。

渐渐地,似乎这个高二最聪明的男学生的理性和考试分数一同回归了。他的目光也变得平和而正常,频率减低,火苗熄灭,清清淡淡地落在他的身上。有时候在走廊上碰见,还会礼貌地叫一声“吴老师”。
远近、亲疏,把握得恰到好处,似乎那些暗涌的破碎的占有欲,也都只不过是错觉。
他想在张起灵的人生中,或许也不会再碰见第二个比自己更糟糕的大人了。

 

吴邪走了会儿神,直到听见面前的人又叫了声“吴老师。”
张起灵站在他办公桌面前,微微垂下眼睛看他,手里拿着几叠资料,是主动来找各科老师另外出的习题。
阳光勾勒出少年人挺直的鼻梁和越发成熟坚硬的弧线,像是那些女孩子会在小说里描写的男主角。
他越是优秀,越是让吴邪对自己的厌恶感更加深重。他想起在讲台上被张起灵插入的样子,感到一阵轻微的反胃。
“您不舒服么?”
男生淡淡地问,并没有表现出什么过多的关心来。
他的淡漠似乎短暂地拯救了他。吴邪压了压唇角:“没什么。”然后在桌面的文件袋里翻出几张卷子,自然地避开接触对方的手指递给他,“这几张是专项练习,如果你有时间可以做一下,答案也在里面。”
张起灵接过去:“您不给我批改么?”
吴邪感觉自己已经撒谎成性:“最近比较忙,可能没什么时间。以你的能力,看完答案也应该都懂了。”
他扯出一个笑容,那笑容是送客的意思,他想张起灵是时候走了。
但男生没动,又问了一句:“我能来问您么?”
“不好意思”已经涌上嘴边,在前一秒钟吴邪觉得这种拒绝实在太刻意,只能说了声:“可以。”

 

他确实有一些会要开,老师们总是有一些会要开,探讨教育方法,教学效果,学习效率,专业知识。但那并不算忙。
他对他说的话里总是三分真七分假,到了后来连他自己也不懂自己究竟想要什么。
他只知道他想要的是他不能要的。

 

周五晚上九点。他关了房间里所有的灯,跪趴在床上自圌慰。
被按摩棒强行进入的不适感让他的眉头紧紧皱在一起,冰冷的柱体在肉圌穴里抽圌插,他难耐地喘息了几声,伸手去抚圌慰自己的性圌器。
一旦被那人拥抱过,这一切都开始远远不够。
他会吻他,或者像是狼犬那样咬他,把牙齿陷进他的皮肤里。他有点生涩也会有点粗暴,手掌铁箍似的握住他的腰操进来。他才十七岁,可他的阴圌茎已经发育成熟,会把他的肉圌壁完全撑开,狠狠地摩擦他的前列腺。
床单上有一块被烟头烫掉的疤,汗液跟精圌液湿淋淋地交杂在一起,他凑过来吮他的嘴唇,把他的牙齿撬开,舌尖扫过他滚烫的口腔。
他的喉咙里压抑着一声低低的喘息,然后用鼻尖小兽似的蹭他汗湿的颈窝。
他说:“……老师,我喜欢你。”

 

吴邪射了出来。

 

+

 

他发现不能淡然处之的人变成了自己。他以为他比张起灵多活出来的这十几年足够他完整地从泥沼里脱身出来。
然而他忘了的一点是,如果他真的那么有把握,为什么一开始却会一脚陷进去。

 

张起灵拿着批改好的试卷来办公室里问他。
他把试卷摆在桌子上,字迹工整规矩,错误的地方用红笔画了符号,然后拖了个板凳,腰板挺直地坐在他面前。
他想,为什么他不能去问别人?这里还有其他的地理老师,或者其他的任何老师。他的地理已经足够好,为什么他还要找题来做?文科考满分并不像理科那么容易,他可以不用太执着于这个。
张起灵轻声道:“老师。”
吴邪勉强咳了一声,伸手把他的卷子拿过来,快速地审了一遍题。
张起灵凑过来一些以便看得更清楚,从男生领口处扩散出来的青草香气让吴邪神经敏感地翕动了一下鼻翼。
这味道曾经在他吻他的时候充斥了周遭的全部空间,而男生修长的手指从他的衬衫里暧昧地探抚进去,人体末梢的凉意和肌肤的热度交融在一起,让他狠狠地颤动了片刻。
吴邪揉了一下眉心,拿起手边的保温杯拧开盖子喝了一口。
张起灵似乎在看他。
但当他放下杯子,那目光就消失了。

 

高二下学期结束,吴邪申请转到了高二五班。
开学的时候有几个二班的女生哭哭啼啼地来找他,问他为什么不教他们了。
吴邪安慰地摸了摸女生的发顶,面不改色地撒谎:“是领导的安排,我也没办法。”
“那我们以后还能来找你问问题吗?”
他笑:“为什么不可以?”

 

五班跟二班在三月初约了一场球,虽然不知道具体是怎么约上的,但是两个班的学生都很兴奋,似乎把这场比赛看做了春节假期的延续。当天下午有几个女生到处去邀约老师来看。吴邪迫不得已只能放下批阅了一半的卷子被两个女学生一左一右地拽出去。
天气还很冷,二班班主任缩着脖子站在篮球场边上,吴邪走过去跟他打了个招呼。
吴邪问他:“什么时候开始?”
二班班主任看了一眼手表:“还有二十分钟吧。”
吴邪无奈地笑了一下:“那他们这么早就让我们等在这里。”
二班班主任也笑,笑容倒是有点宠溺的意思:“孩子高兴,现在学习紧张,运动娱乐娱乐也不错。”
吴邪道:“最近学校也没什么比赛,他们怎么约上的?”
班主任就说:“据说是张起灵约的,说上次校际篮球赛没跟五班的人对上,就想着私底下打一场。”他搓了搓手,“你们五班有个中锋不错,估计这孩子手痒了。”
他很宠张起灵。年级上所有老师都很宠他,几乎是要什么有什么。

吴邪环视了一下赛场,发觉二班跟五班的人在陆陆续续地从教学楼那边往球场过来,现在人还不是很多。
张起灵就在赛场边上的一个乒乓台上面坐着,大冬天的只穿着件篮球背心,露出肌肉结实的胳膊来。
有女生凑在一块儿偷偷拿出手机对准那个方向拍照。
吴邪皱着眉头走过去的时候,女孩儿们就吓得赶紧把手机藏进了衣服里。
吴邪走到他面前,张起灵就坐在台子上居高临下地看过来一眼,淡淡地打了声招呼:“吴老师。”
吴邪道:“你班主任让你把衣服穿上。现在不到十度,你这样是在折腾自己。”
张起灵低下头,竟然很乖:“那麻烦吴老师帮我拿一下衣服,就在那边单杠上。”
吴邪往身后看,黑色大衣搭在单杠前端。他走了几步拿回衣服,递到他手里。
张起灵握住衣服的领口,忽然毫无征兆的从台子上往下跃。吴邪一惊,不由自主地向后退了一步,差点踩空一个十厘米的台阶。男生伸出手臂把他的腰牢牢揽住。背心之下结实的肌肉圌紧贴在他的大衣上。
温度和气息扑面而来,吴邪的心脏狠狠的跳动了几下。然而他推开他之前男生已经松开手,低声说了句:“抱歉。”
吴邪无话可说,只能尴尬地笑了笑:“没事。”
故意还是巧合。他也看不清。

张起灵套上大衣走入赛场,五班那中锋已经下来了,两人赛前友好地对了对拳头,二班男生拍着手吹了几声战前的口哨。

 

+

 

他跟二班班主任坐在两个班篮球队的赛后饭局上。汤锅已经开了,咕嘟咕嘟冒着热腾腾的气泡。
他们两个成年人混在一群半大孩子里,和着周围乱七八糟的祝福语碰了个杯。
升入高三,大家压力都大,这么轻松的时候并不多。
吃了一阵子,两个班的篮球队员争相跑过来敬酒,二班班主任看着学生渐渐长大,一时又欣慰又感动,差点掉出几颗眼泪来,不过后来被几个男生插科打诨的聊天生生逼了回去。

汤滚酒酣,大家三三两两地凑在一块儿聊天,吴邪靠在墙壁上捏着啤酒罐有一搭没一搭地喝,想起今天下午还没改完的那堆卷子。
他也不知道怎么就莫名其妙跟着这群人来吃饭了。
莫名其妙。

他笑了一声,抬眼却看见张起灵不知什么时候站到了他跟前。
光线清晰地勾勒出他俊美的轮廓来。
他想这孩子真是生得好,鼻子是鼻子眼是眼的。连那玩意儿都比一般男人要大。
他仰着头,看着张起灵向着他俯下圌身。酒气和清冽的青草气缓慢地下压。
吴邪只能侧过脸去。
但对方只是跟他碰了一个杯,低低的声音穿透所有喧闹,抵达他耳边:“老师,生日快乐。”
吴邪一怔。回过头的时候男生已经若无其事地走开了。

 

 

他握紧手里的啤酒罐,心想:
我是不是掉进了什么陷阱里?

 

 

 

END

你们要的后续:

五年后 同学会

吴老师:谢谢大家  我跟你们张校草在一起了

张校草:(不说话)直接把脑袋埋老吴颈窝里蹭

评论(125)

热度(981)

© vein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