vein

目前主产瓶邪
但邪攻邪受都站
all邪也接受

社恐
间歇性诈尸
静心

【瓶邪】吴秘书

现代AU

小甜饼

总裁x秘书设定

短篇一发完

日常求评

(之前写了个吴老师,现在又写了个吴秘书,怕是要成老吴的三百六十行(。)

 

其他作品请点击这儿

 

 

小王跟吴秘书的第一次接触,是在一个周三的上午。

他是个刚来启林集团总公司实习的毕业生,现在也就做点端茶倒水,打印资料的活计。因为惯常来得早,就有人托他帮忙。十几个人,每人三张资料,还得一一装订。打印机亮着灯,小王把一小叠A4纸塞进口子里,等着那印针一层层把油墨刷上去。

等了一会儿,身边传过来一阵淡淡的烟草气。

小王不抽烟,所以对烟味儿稍微有点敏感。等他抬起头,发现面前竟然站着那个公司传言里向来神龙见首不见尾的吴秘书。

 

公司占了黄金地段上下十几层楼,一千多号人,只有这个吴秘书是总裁直属,放明朝就是天子麾下的锦衣卫。职位不过三品,却能越级斩一品大员的脑袋。

再说他似乎蹲过局子,貌似是弄残了一个姓汪的人。别人看他履历不干净,都不太敢招他。“可偏偏咱们张总要趟这浑水,把人搁在身边,也不怕引火上身。”

小王听同事成天瞎聊,吹得有鼻子有眼的,下意识就带了点敬畏之心,知道这人不能招惹。不过想想现在自己不过是个打杂的,又哪里能跟这位接触。

没想到老天爷上下眼皮子一翻,这机会就来了。

蓦地见到传说中的人物,小王下意识就怵得慌,整个人板得跟块儿砖似的,好歹才叫了声:“吴秘书。”

他看着三十来岁,一头短茬子,脖子底下横着一道疤,气场很唬人。似乎没想到一个陌生的小伙跟他打招呼,就稍微有点讶异地顿了顿,然后微微颔首,勾起唇角来:“嗯,你好。”

小王没想到他一笑起来感觉就不一样了,春风化雨似的。紧张感都被这笑容驱散了一些,试探着问道:“您也要打印东西?”

吴秘书说:“我那边的打印机出问题了,已经叫了师傅来修,”他垂眼看了看手腕上的表,小王晃眼一瞥,似乎表盘上刻了几个字母,他没看清,“大概下午一两点才能弄好。”

“资料要得急,只能先借你们这台用用。”

他说话声音平稳又很有礼貌,跟小王想象中那种专横跋扈的样子完全不同,他一下生出一些好感来。

“这样吧,我看您应该还有其他事情要做,您把u盘给我,我帮您打,弄好之后我直接送到您办公室去。”

吴秘书道:“这样多耽误你时间。”

小王慌忙摆手:“不耽误不耽误,我也是才过来实习,手里头没什么事情。现在打的也是别人的资料。”

吴秘书笑了笑,这男人五官很有味道,沉淀着一种岁月的成熟感。

“那就麻烦你了。”

小王不知怎么脸有点红。

 

吴秘书的办公室就在总裁办公室旁边,他们这楼有个塔顶,顶层的空间比其他楼层要小上几圈,不过整层楼也就俩办公室,看起来就非常奢侈。电梯也是专属的,上来要输密码。

密码是吴秘书给的,0305。

小王敲门进去的时候吴秘书正坐在电脑前面打字,戴着副银边的眼镜儿,气质一下柔和不少,如果头发再长一点看起来或许会像个老师。

小王把资料放在他的桌子边上,吴秘书就抬起头来:“辛苦了。”

小王找了个话头:“您近视呀?”

吴秘书回:“有一点儿。”

小王道:“我也近视。平时都戴着隐形眼镜。”

吴秘书手里的动作停下来,他手指骨节分明又修长,非常适合戴戒指:“我不太习惯那个。”

“我之前也不习惯,后来就好了。其实可以多……”

小王想让他多试试,不过还没说出来就被一声低低的“走了”给打断。

那声音非常好听,不过没什么情绪。

平日只在手机屏幕上和女同事们的八卦里出现的张总静静地站在秘书办公室门口。一眼看过去,小王就觉得这是个跟自己不同世界的人。他本身就是个衣架子,又穿一身高定西服站得笔挺,英俊到几乎有些逼人的冷锐。

吴秘书摘了眼镜收进衬衫衣兜里,勾出来一点儿镜架的腿。

他站起来,小王就慌忙退到一边给他让位置。

吴秘书似乎有点失笑。从他让出的空间里往外走。

小王感觉浑身紧绷得很,头都不敢抬,感觉张总的目光在他身上一扫而过:

“上班时间,我给你工资不是来让你闲聊。”

小王浑身一激灵,膝盖一软,差点丢下一块黄金。直接被集团大boss当面训话,他也真算是长了本事,连忙表决心表态度:“我明白我明白,一定不会有下次了!”

张总没再搭理他。小王45度鞠躬,一直到两个人的脚步声渐行渐远。

他迷迷糊糊地听见吴秘书似乎说了一句:“……看你把孩子吓的。”

那打印机很快就修好了,吴秘书也没有再出现在他们这一层。

 

+

 

这天一大早上天气就阴沉得很,看模样是在酝酿一场暴雨。小王从公交车上好不容易挤下来,抬头看见这阵势,立刻拍照发了个朋友圈。

大概十点钟,狂风过境,卷得公司楼下的几棵大树左摇右摆,行人裹着衣服挡着脸,前进得十分艰难。十分钟之后雨就下来了,声势浩大得跟天被戳漏了似的,砸在伞上噼噼啪啪的力度像在把碎石子儿往下扔。

小王赶紧去把窗户关上,一分钟不到,窗边就积了一滩水。他刚把桌面上的文件都收进抽屉,一道天雷猝不及防隆隆劈砍下来,天崩地裂似的一声炸响。

他都不由得心里一跳,然后嘶啦一声,办公室里集体断电。

黑暗里响起一阵此起彼伏的抱怨声来。

小王应和着同事们的抱怨。去洗手间借拖把的路上,消防楼梯的门被人推开了。

竟然是许久不见的吴秘书。

小王连忙打招呼:“吴秘书,真巧啊。”

吴秘书带着股笑意:“真巧。”他的衬衫似乎有点乱,领口散着一小块儿,露出一点锁骨。

不知道为什么,整个人都散发出一股柔和而隐秘的味道。

“上面忽然断电了,就想下来看看你们的情况。”

小王莫名有点不敢直视他:“我们也断了。应该是整栋楼的电力系统出了点问题。”他挠了挠头,“就是时机有点巧,女同事都说是被雷劈的。”

“她们被吓着了吧?”

小王说:“好几声尖叫。没被雷吓到的也被尖叫声吓到了。”

吴秘书说:“女孩儿胆子小,你们也得体谅。”说完之后又觉得似乎有点好为人师,另起了个话头:“本来张总有个会要开,现在看上去出行不太安全。”

小王连忙道:“是您开车吧,确实是得注意一点。”

他话音刚落,吴秘书手机就响了。夏日暴雨前总是闷热得很,他挽着一点袖子,那腕表就露出来。走廊上有扇窗户,借着点光小王看清了表盘周边的刻字。

Kylin

他觉得这名字似乎在哪儿见过,不过一时怎么也想不起来。

吴秘书打完电话,表情似乎有些放松:“会议取消了。”

小王点点头:“他们也不想出什么问题。”

吴秘书笑了笑,伸手一指通往楼上的消防通道:“电应该很快就会来,那我就先上去了。”

衬衫领口被他的动作带得稍微压低了些,小王看到他锁骨上方暗红色的一大片。

像是被吮咬过的痕迹。

 

吴秘书平时独来独往的,拒绝过公司里不少女同事。小王听女孩儿形容“这样的人身上有股神秘又危险的特质,很容易让人飞蛾扑火似的一头栽进去。”

 

现在看来,他女朋友也挺危险的。

 

+

 

月底的时候小王家里给他买了辆车,新鲜劲儿还没过,这几天一下班他就甩着钥匙往停车场奔。

屁股刚一挨上驾驶座垫儿,一辆银灰色的劳斯莱斯就追风似的从他面前穿行而过,丝毫不拖泥带水地一次入库,花了不到十秒的时间就停在了他不远处的车位里。

车身没有一点剐蹭,像个头文字D里炫技似的漂移动作。

小王本来就是新手上路,目前还处于一个对倒车入库都很头疼的阶段。

这一遭就跟看了场动作电影似的,不由自主就直勾勾地盯着那车,心道:卧槽这哪路兄弟,巨酷啊!

不一会儿驾驶座上下来个人。

吴秘书穿着身掐腰的黑色长风衣走下车,边走边掏出一包外国牌子的烟点了,抽了一口皱着眉道:“操,你这什么破烟?味儿这么冲。”他这语气一点不客气,也不知道是在对谁说话。

下一秒,小王就看见几乎让集团所有人望而生畏的boss张从副驾驶上下来,两人在车头跟前交汇到一起,吴秘书就顺手按了按电子钥匙把车锁上。

两个人都是从头到脚一身黑,宽肩长腿,棱角锋利。聚在一块儿不是像要去拍时尚杂志,就是像要去找谁的麻烦。

小王不由自主地捏了一把肚子上不争气的肉,觉得十分嫉妒。

吴秘书直接把手里那烟扔给张总,后者从善如流地接在手心里,然后抽了只新的出来。

吴秘书扫他一眼,不太耐烦地把他的手指按下去,然后在小王震惊的目光中把自己嘴里那根夹出来,就着湿润的滤嘴直接往老板的薄唇上触。

boss张伸手把吴秘书的手腕握住,两人衣袖底下露出一对一模一样的腕表,在停车场黯淡的灯光下一闪而过。

boss张含住那支烟慢悠悠地吸了一口,然后就着吴秘书的手心,目不转睛地看着他的脸在他手指间舔吻下去。

“今晚陪我?”

吴秘书似笑非笑,凑近他的耳垂,声线压得低而隐晦:“那就得看张总……能出多少钱了。”

他抽回手,boss张就把那烟扔到脚下碾熄。吴秘书转身往前走,风衣衣角划过一道锐利的弧线,两人的距离被维持在一个若有若无的暧昧界限里,然后逐渐往远处的电梯口消失。

 

 

可能三观破碎也就是现在这个样子。

小王木呆呆地坐在驾驶座上,整个人化成了一座“呐喊”造型的石像。

 

 

他现在才终于记起来,Kylin到底是谁的名字。

 

END

评论(72)

热度(1597)

© vein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