vein

目前主产瓶邪
但邪攻邪受都站
all邪也接受

社恐
间歇性诈尸
静心

朗姆酒/安雷 2

欧风ABO

骑士x海盗

r18   he
(昨天的太少了,今天增加一点重新发)

 

前文点此

 

 

 

“你的……发圌情期?”安迷修猛然睁开双眼,一瞬间露出一个可以称之为“茫然”的神色,但它并没有在他的脸上停留多久。
“你闻到什么?”
“很多。”骑士下意识避免了这个诱导性质的问题。
海盗嗤笑一声,匕圌首划破他自己的掌心。一股浓郁而甜美的朗姆酒味儿瞬间碾压过房间内其余所有的一切,安迷修深呼出一口气,竟然感到自己被那味道刹那冲昏了头脑。太过于纯粹的引诱让他无意识地吞咽了一声。
他感到头皮发麻,雷狮竟用表象的酒液味儿在掩饰他本身的信息素味道。
尽管如此,他还是难以置信地脱口询问了一句,那声音几乎低不可闻,与其说是在渴求答案,不如说是在与至今为止的认知相博弈。
“……这是什么?”
海盗嘲弄地在他眼前摆动着自己的手掌。信息素像是点入水中的颜料,迅速扩散开去。
“你不知道这是什么?骑士大人?”他的声音几乎带着些柔和,“还是说你拒绝承认……它是什么?”
血液在体内的流动速度开始加快,安迷修调整着自己的呼吸。

omega是一个柔软的性别,他们就像是蛋糕和奶油。闪烁着无辜的眼睛躲在其他人身后,露出脆弱的脖颈和纤细的手腕。由于数量稀少,甚至曾被以高于黄金的价格在黑市中交易。
那都是安迷修承诺会保护的对象。
他从未见过或者听过这样的omega。
被保护者变成了征服者。手中掌握着足以撼动王国的力量,而他并不知道对方所显露出来的部分是否只是冰山一角。
他发现自己难以想象他所已经做到的一切。
这与他的认知相悖。
 
“你不可能是……”
海盗对骑士看上去想要拒绝接受的反应十足满意,指尖擦过掌心的伤口,将沾染上的血珠涂抹上骑士冷淡地抿起来的嘴唇。
他手指滚烫,像是带着细碎的火苗。安迷修在一瞬间因为皮肤接触而身体僵直。
浓厚的omega气息让他死死拧紧了眉头。
“事实摆在你的眼前。”
“你要什么?”
“大量的抑制剂。”
“你怎么知道我能帮你弄来?”
“因为你自身的原因,你与一个药物机构来往密切,不是么?”
“你自己不会没有渠道。”
“但你的,会来的更快。”
“你能给我什么?”
“用以购置药物的黄金。还有给你的劳务费。”
“我不跟恶圌党交易。”
“你没有选择。”
“交易是双方的。”
“那么你可以把它理解为威胁,骑士先生。”
在短火枪抵住安迷修的太阳穴之前,骑士抢先一步动了,掉落地面的金属割开粗绳使得他的双手解放。即使手腕处仍然传来疼痛感,他依然用它扼住了雷狮的脖子。在枪身被打开的那一瞬间,雷狮反手抽圌出弯匕。他晚了一步,匕刃抵在骑士的咽喉下,相隔一寸。
安迷修感到对方的喉结在他的掌心滑动。海盗有些苍白的脸色泛起淡近于无的红晕,额头覆盖一层薄汗。
他的状态的确很不正常。
“你的力气小了很多,观察力同样变弱了。”
“发圌情期的前兆。”
“你或许不该一个人来见我。”
“难不成和那群Alpha手下?相信我,在他们知道真相之后并不会比你更绅士。”
“你现在只是一只虎群里的兔子。”
海盗咧开唇角:“你见过,长着尖牙的兔子?”
 
骑士手掌之下的皮肤比他预想中的细腻得多,海盗突出的颈部脉络抵在他的手心,他感到他的每一次吞咽,表皮之下微微加快的脉动,相贴处传来的热力开始侵袭。
“你到底想要什么?”
“我是一个本能导向者。”
“即使这意味着你会在Alpha的环饲内度过数年?每一次的发圌情期都依赖抑制剂?”
“不得不说,那是一个不错的发明物。”
“长期的药物依赖只会破坏你的身体圌系统。你会付出很大的代价。”
海盗伪装出一个无害的笑容:
“你显得像是在关心我。博爱的骑士先生果然是弱者的保护伞。”
“我只是在陈述事实。”安迷修微微停顿,让自己忽略话语中的讽刺意味,“我也并不认为你是弱者。”
雷狮当然不是弱者。
眼前的omega甚至被称作海上帝国的皇帝。
而他为此付出的代价安迷修无法想象。
他在压抑与克服自己的天性。碾碎生为这个性别的所有弱点。如果被交易就去交易,如果被残杀就去残杀。如果瘦小就去磨练肉体,如果无法握住手中的刀柄就让刀锋对准自己。
他偏执、狂妄,蒙骗了所有人。
但此刻就在他的面前,他暴露出自己。
 
安迷修感觉到了什么,像是因酒精的味道而诱发出的微弱火光。

厚重的铁皮、铆钉与木板之外投射圌进来自海面的日光,在敞开缝隙的圆形窄窗玻璃内部生起小规模的丁达尔效应。
尘埃弥散在空气里,在光柱中升腾与旋转。像是肉圌眼可见的金色颗粒。
海盗的头颅被安迷修扼在地面上,黑色的头发铺散。它们显得有些长,垂落在他的肩头和耳际。丝绒长袍被他压在身下,形成凌圌乱的褶皱。而他的衬衫依然被穿得很不体面,领口之内就是海盗形状优美的锁骨。
他穿得就像是一个市井小巷会在路口朝omega吹口哨的浪荡子。而骑士的日常工作之一就是检查自己的所有着装穿戴是否齐整:他会调整领结的弧度,熨平外衣上的每一丝褶皱,让佩剑保持精妙的下垂角度。
骑士居高临下地看着他,目光近似于检阅士兵穿着的长官。如果他们身份置换,安迷修会在看见海盗的第一眼就让他滚回去。五秒之后,骑士在布料弯曲翻起的空隙瞥见了一个刺青——烙印在海盗锁骨的一只倒五芒星。
“撒旦教徒?”
安迷修略感厌恶地皱了眉。
五芒星尖代表人类灵魂,而尖角向下,即表示灵魂指向地狱。
“别误会,我是个无信仰主义者。”海盗轻描淡写地笑了笑,“这只不过是个人兴趣。”
“但你的确信奉利己主义。”
这同样也是撒旦教义之一。
“‘利己’才是常态。如您这般高尚的人并不太多。”海盗的虹膜在光线中的色泽变得剔透而浅淡,“容我提问一句,所以我们的谈判破裂了?”
“我说过,我不想与你交易。”
“那可真令人感到遗憾。”
海盗说话时声带震动着,骑士的手指微微收紧,逼圌迫着对方收拢下颌,喉咙挤出一声轻微的咳嗽。
安迷修感到抑制剂在逐渐失效,包裹住他周圌身温和而浅淡的beta信息素气味迅速地流失出去。更加强势而略带侵略气息的Alpha信息素因被剥离外壳而逐渐占据了整个房间。
混杂着酒液的味道。
骑士察觉自己正在被影响。
即使他的自制力再惊人,他也无法完全压抑住本能反应。
omega对Alpha的吸引力与生俱来。——这是Alpha所有优势之外最大的弱点。

手掌那块皮肤的温度在以可感的速度攀升。而随着温度的加剧渗出汗液,变得湿圌润起来。
海盗的呼吸声也变得越发明晰而急促。在寂静的空间里所有的声音与反应都被放大到无限。
然后安迷修意识到,对方开始喘息。
握着弯匕的手指因为用力而指节泛白,宝石的一侧陷入雷狮的手心,藤蔓围绕的刻饰因为略微锐利的凸起而带来疼痛。

疼痛令人清醒。

 

TBC

评论(9)

热度(160)

© vein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