vein

目前主产瓶邪
但邪攻邪受都站
all邪也接受

社恐
间歇性诈尸
静心

摘星星番外·安全感/酒茨

演员吞x迷弟茨
前文见主页
手机发文,格式可能不太好_(:з」∠)_

《安全感》

茨木被酒吞亲下来那一刻就觉得自己在做梦。但男人按圌压住他脑后的手却又带着不可抗拒的力道和温度,唇齿之间都是酒吞惯常抽的烟味儿,湿圌润而温热的舌尖没有花费多少力气就成功顶入了他的口腔。
血液迅速地流动,他几乎在混杂着香水与烟草味道的气息中晕眩。茨木不得不伸手攀住酒吞的肩膀以做支撑。
男人在深吻的间隙轻笑了一声,低低地圌震动着他的耳膜。
这简直太过了。
茨木想。

机场保安是后来赶到的,开了锁护着两人从另一条少人的通道走。有脚程极快的狗仔飞速奔来抢占先机,一时瞥到被团团护住的两人手指似乎若有若无地勾在了一起,当下就是一愣,几秒钟之后才手指轻圌颤着按下快门儿,心道大新闻已经呼之欲出。

青行灯在M.K.十八楼有着巨大落地窗的办公室真皮沙发上圌翘圌起一双美圌腿,点了一支烟。
“我先前让你跟红叶炒热度你嫌烦,现在热度倒是上来了,就是对象不太对。”
她语调慢悠悠的,也看不出什么情绪。眼神在报纸标题上晃了一圈。
——“神色慌乱只为寻回新任助理’‘、“两人关系暧昧”、“疑似与其助理出柜”。
“你本来也不是这么冲动的人,这次行为太过,媒体记者就跟闻着肉味儿的狗似的一窝蜂就涌了出来。”
青行灯吸了一口烟,接过酒吞随手递过来的玻璃烟灰缸抖了抖。
面前的男人毫无愧色,反倒神色十分坦荡。
“我当时只知道要是再不追过去人就没了,哪他圌妈想得到这么多。”
青行灯冷冷一瞥:“没在公众场合把你小心肝儿给上了就已经很给我跟公司面子了是吧?”
酒吞微微勾唇怼过去:“那也得他同意。”
随即又皱了眉:“他要是在人跟前脱了我都不爽,还是算了。”
青行灯不太想理会这句占有欲十足的话,这段时间她放在酒吞身上的心思确实不太多,没想到一会儿的功夫就被人找着了一个绯闻对象,撇开是男的不谈,竟然还大有“真爱”的架势。
“要是没红叶压着,这些年跟你合作过的男演员都得被扒一遍。”
“我的确对他们不感兴趣。”
“你合约还有三年才到期,注意点儿。”

《无双英豪》本周正式开播,第一天收视率破三,竟然硬生生压下了《人鱼的魔法》一头。《伸手触星》播出的时候那个被特意剪辑出来若有似无的亲吻反倒像是欲盖弥彰。“酒吞”、“助理”、“同性”几个关键词的搜索量一直高居榜首。
配合着话题热度忽然暴增的曝光率,各大采访画面中酒吞却依然没显出丝毫慌乱,气定神闲地在记者面前维持高冷人设,对敏感问题既不肯定也不否定。显得M.K.的危机公关两头不是人。只好在这大老爷还为公司留下了一点周旋余地。
网络上可炸开了锅,酒吞暧昧的态度引出不少gаy圈名媛嚷嚷着要倒贴,有脱粉也有吸粉,这下之前因为酒吞明晃晃的直男属性而隐在暗处的男男cp粉也出来了。《无双英豪》又正好是个双男主戏,“酒天”粉天天放出各种倾向性明显的剪辑、小说、图片甚至同人曲,一时声势浩大,力压各大cp粉丝数量。

茨木坐在副驾驶上,在b站看他偶像跟大天狗的剪辑,视频名字叫“斯德哥尔摩”,姑娘cut手艺奇佳,在原作基础上硬生生开辟了另一条相爱相杀的感情线,讲酒吞的角色囚禁大天狗之后双方生出的扭曲爱意。茨木本来只是想上b站闲逛,结果一点进首页就看到这个视频暴增的点击率,一时好奇就点进去看了。他之前当然也听说过这种形式,但真正接触了还是觉得仿佛打开新世界大门。弹幕充满了全屏,他一眼看过去全是“啊啊啊啊”、“扒他衣服!”、“艹他!”还有些更黄暴的东西他暂且按下不表。茨木内心受到十足冲击,定了定神,刚想退出关闭视频,身旁却伸出一只手来把手机拿了过去。
茨木眼睁睁看着酒吞瞥了视频一眼,这时候弹幕激增,酒吞轻车熟路地把弹幕关了,就看到两个男人赤圌裸的肉体在交缠。
这姑娘把他跟大天狗在不同剧集里的肉戏放在了一起。
酒吞勾唇一笑,声音里倒是有些兴味:“你喜欢看我跟别的男人的床圌戏?”
茨木当下只想捂脸。
“我就随手一点......”
“不吃醋?”男人关了手机,浅淡紫色的眼睛看过来,气息靠近,“原剧被我压在身下的是一个女演员,清纯甜美,胸圌部却十分可观......”
如果说刚才是因为冲击力太大并且明明知道是假的而来不及吃醋,但现在酒吞的说辞就让茨木整个人都蔫了下来。
他躲开男人的视线,手指慢慢抓紧了身下的皮革座椅:“就知道你喜欢大胸......”
酒吞忍不住笑了一声,凑近在茨木的侧脸上印下一个吻,然后在青年耳边轻轻地说:“所以你要去健身房练练了。”
茨木一愣。
这人老是喜欢逗他,并且往往成功。归根结底还是因为他觉得跟他在一起不现实。他的安全感少得可怜。
茨木瞥了一眼四周黑漆漆的停车场和关得严丝合缝的车窗,下定决心大着胆子回过头,嘴唇直直地碰上男人的薄唇。
酒吞反而一怔,没想到青年竟然这么主动。茨木破罐子破摔地伸手揽住男人的脖颈,轻轻地舔圌咬上去。
酒吞迅速掌握回了主动权,身体前倾把人抵向车窗,加深这个吻。他年轻的恋人确实很青涩,不一会儿就被憋红了脸发出加重的喘息。
男人微微后退,把两人唇圌舌间的银丝牵扯出来:“傻圌子,呼吸。”
他带茧的拇指擦过茨木被吮圌咬得红肿起来的嘴唇,引得对方细微的“嘶”声。

茨木戴着口罩装作感冒。他抬眼看着台上那个游刃有余的男人,觉得自己不应该在停车场里“勾引”他偶像。现在他们两个风言风语正甚,他这种样子出去,要落在其他人眼里实在无法不引人遐想。
这圈子个个都是聪明至极的人,察言观色的本领只多不少。即使迟钝如他也不得不开始被迫注意所有的细节。
他不想带给酒吞更多的麻烦。
这是一个地方台的娱乐节目,都是当地热捧的小鲜肉跟酒吞搭档,在台上简直是众星捧月的架势。三个二十出头的大男孩儿互相抢话逗乐,都想离酒吞更近一些以争取更多镜头,当然如果能让人主动搭理他们再好不过。酒吞难得被人引导说了几句,那个长相最精致的男生私下冲着他的同伴使了几个眼色,得意的意思不言而喻。
上半场录制结束之后有一段休息时间,酒吞被化妆师带去补妆。茨木去卫生间解决了生理问题之后才穿过回廊准备去找酒吞,他刚要打开化妆间的门就听见里面传来声音。茨木顿了顿,轻手轻脚地打开一条门缝,刚刚那位小鲜肉站在酒吞面前,微微抬着头,俨然是一副索吻的姿势。
酒吞低头看他,脸色很冷淡,半晌伸出手捏起面前人精致的下巴,左右转了一圈,嗤笑道:
“你以为你是什么货色?”
茨木在小鲜肉夺门而出之前抢先退后一步转过身,经过走廊的时候还若无其事地跟工作人员打了招呼。他低低地呼出一口气,心脏砰砰直跳。

一个小时之后节目录制结束,两人从电视台三号门出去,坐上了公司的保姆车。车门一关上酒吞就摘下了茨木的口罩,抬起青年的下颌仔细看了看,轻声道:“下次我会注意点。”
茨木呼吸着他身上的味道,看着酒吞的眼睛小声说:“我喜欢你。”
酒吞笑起来,把青年的脑袋按在自己侧颈,手指慢慢地抚摸着他蓬松的白色头发。
“我知道。小男朋友。”
司机眼观鼻鼻观心,表示自己什么也没看到听到。

+

茨木花了三个月把驾照考了,虽然最开始开车出去的时候擦擦碰碰了不少,不过进步倒是非常快。领了驾照不到两周就能在市中心开出漂移的效果。
主要是酒吞有时候行程太紧,为了赶上航班茨木硬生生就把技术给练出来了。

活动结束之后两人入住公司给开的酒店。公司内部成员都对两人的关系全盘接受,现在开房间倒是剩下了一笔钱。
茨木洗完澡之后圌进了房间里,酒吞在微黄的灯光下看一本原文书,听到脚步声抬起头来,顺手就把书搁在了一边的柜子上,冲着他伸出修长的手:“宝贝儿,来。”
茨木本来还想要略微矜持一下,但矜持了不到两秒就屁颠屁颠地跑了过去,裹着浴巾一股脑冲进了酒吞怀里。
男人的浴衣被他弄得松松垮垮,茨木再接再厉地蹭了蹭,彻底把对襟的柔软布料蹭开,嘴唇若即若离地贴上酒吞赤圌裸的胸膛。
酒吞一边还在给他擦头发。
“你说你怎么这么像一只狗?”
茨木舒服得没挪动一寸,声音闷闷的:“偶像你干嘛骂我?”
“没骂你,”酒吞柔声哄他,“说你可爱。”
“青行灯给我找了一个新本子,里面有三场床圌戏,你说我接么?”
“……导演有名吗?”
“大导演。”
“编剧呢?”
“有不少不错的作品。”
茨木的声音更闷了:“……那你接呗。”
酒吞笑起来:“到时候我跟导演说把床圌戏给删减了,因为家里人不让拍。”

被男人箍圌住腰顶圌弄进来的时候茨木因为从所未有的深度发出了一声小动物似的呜咽。
他搂住酒吞去吻他的嘴唇,两人脖子上挂着的戒指链条纠缠在一起。

+

一个星期之后在一档真人秀节目里酒吞的戒指从领口落了出来,嘉宾们嘻嘻哈哈地去捡那只戒指,发现内侧刻着“C.M.”两个字母。

END

评论(19)

热度(204)

© vein | Powered by LOFTER